APEC欧习会 中评观察:台湾问题份量有多重?


 中评社华盛顿8日刊出观察分析报导,全文摘编如下:大陆一直强调,台湾问题是中美关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希望美方妥善处理台湾问题。由于近年来两岸关係比较稳定,台湾问题没有成为中美首脑会晤的主要议题。中评社记者近日採访多位知名台海问题专家,他们都认为,此次“欧习会”,中方一定仍会提出台湾问题,美方也照例一定会回应,但基本上只会是原则性立场的重申。 
 前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卜睿哲说,台湾问题现在不是美中关係中的严重摩擦,因此不是“欧习会”的主要话题。不管台湾问题在美中关係中有多重要,台湾问题依然存在,不会消失,但不管发生什幺,举行峰会总是对的。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葛来仪对中评社表示,非常怀疑台湾问题会成为“欧习会”的重大议题之一,但如果台湾问题没被提到也会令人惊讶,不觉得双方对此会有任何令人意外的提法。“他们会谈到台湾吗?会,但如果他们花很长时间谈这个问题,我会感到惊讶”,葛来仪说。 
 日前访问华府的中国社科院台研所副所长朱卫东在接受採访时指出,美国是解决台湾问题最大的外部因素和最终的负面因素,“欧习会”肯定会谈台湾问题,但份量和比重很小。朱卫东说:“欧习会谈什幺,不取决于奥巴马,而取决于习近平。我们希望在中美关係中不断降低台湾问题的份量和权重,希望在中美关係发展中更多地增加两岸共同利益。” 
 朱卫东分析,两岸关係中的美国因素分四个层次: 
 第一,美国的亚太战略决定了其政策走向,美中在全球和亚太的战略矛盾难以调和,是两个大国的较量,不是中国改变意识形态或政治制度,两国就能形成价值同盟;美国的“以台制华”更多的是大国制衡,历史上一个大国的崛起通常伴随另一个大国的衰落,因此美国会尽其所能地限制中国崛起的速度和幅度。  
 第二,中美双边关係会影响多边关係和世界,两国关係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因为双方利益捆绑太深,任何制裁做法都是“双刃剑”;中国想建立“新型大国关係”,但美国人不相信。台湾问题的发展实际取决于中美关係的发展。 
 第三,美国对台政策。美国就是要把台湾作为棋子制衡中国,由于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台湾的战略地位相对提升。美国想调整对华政策时就会拿台湾问题作文章,工具很廉价,成本很低,那就是对台军售,做出提升美台关係的姿态。 
 第四,台湾的亲美政策。台湾朝野纷争,双方都唯美国马首是瞻,给美国提供了操作空间。这个层次最低,服从于前3个层次,不是台湾想亲美就能亲美。台湾实际上就是背靠美国与大陆打交道,2016年台湾选举美国还会扮演重要角色。 
 前不久,卜睿哲表示2016年美国依然会择机发声,表达对台湾选举影响美国利益意涵的看法,在台湾岛内引起强烈反响;多位美方权威学者不约而同放话,预期在奥巴马第二任内一定会对台军售。中期选举后,与军工产业联繫紧密、更加亲台的共和党控制参议院,被认为是“跛脚鸭”的奥巴马有可能为了显示强势,在外交上採取强硬行动。凡此种种都使得美国对台军售更有可能。 
 美台官员近日被问到美国对台军售问题时都不直接回应。白宫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重申既有立场,称不会公开谈军售问题,但美国清楚在“台湾关係法”下的承诺,台湾朋友也对美国处理美台关係的方式非常放心。台湾驻美代表沈吕巡表示,国会控制权更替对军售问题的影响不会有什幺不同,因为行政部门的支持几乎也是一致的,而且有国会督促,很多东西要靠台湾自己做好了。 
 在美国对台军售更有可能,两岸关係和台湾内部形势过去一年发生许多变化的情形下,“欧习会”会否是两国对台湾问题进行沟通的机会?卜睿哲对中评社指出,不知道对台军售会发生什幺,但军售总有原因。中国大陆并没有停止军力增长,台湾觉得不安全,美国有义务做出反应。而过去一年台湾内部情势发展,是源于台湾内部力量和台湾民众对马政府的两岸政策做出反应,美方无法从外部控制,要由台湾政府或部分由北京来应对。
 以往每当美国对台军售,中国大陆必定提出抗议,并经常以切断中美军事交往作为回应。如果美国再对台军售,近年来相对稳定,成为美中关係“亮点”的两军关係会否再陷低潮?“布鲁金斯学会”中美安全问题专家波拉克不那幺悲观。他对中评社说,美方完全知道对台军售的敏感性,在实际军售时也会谨慎处理。即便对台军售在谈,未必达成最后协议。小布什政府就曾将他们时期的军售计划推给奥巴马政府,成为“烫手的山芋”,现在奥巴马政府也不是不可能干类似的事情。 
 卜睿哲承认,台湾问题是美中战略竞争风险的一部分。台湾将于2016年举行选举,这使得过去6年半相当稳定的两岸关係发生变化成为可能,但现在还不知道谁会参选,谁会获胜,胜者採取什幺两岸政策,北京如何评估回应,一切尚在未定之天,现在言之过早。但如果台湾、南海东海、朝鲜半岛等短期风险持续发展,就有可能令双方得出对方是战略对手的结论,并锁定长期的战略思维,这将成为美中关係长远的关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