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更深地祷告

◎陈凤翔(信望爱资讯中心执行长)

关于祷告,廿多年前初信的我以为那是件非常神秘的事情,是抽离日常生活进到超越凡尘的境界。羡慕着那些看起来和上帝亲密互动的人,我挫败地想,祈祷这件事应该不适合我吧?

不住祷告会不会太困难?
「上帝看透人心,祂又那幺爱我,知道我需要的一切,那我为何还要向祂祷告呢?」直到有天看到圣经上记载:「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16-18节)原来祈祷是上帝的旨意,那也只有顺服的份,没有甚幺适合不适合的问题。

祷告,第一个遭遇的困难是心思涣散。读书我可是很快就能专心,但祷告要将眼睛闭上,只要超过五分钟,心思就会飘移到各样的生活琐事,开始言不及义;那时我很惊讶有人可以祷告超过一小时以上。

阅读过许多祷告的书,自己摸索了多年,有天发现透过文字祷告的方式更适合我。就像读书有五到「耳到、眼到、口到、心到、手到」。在祷告生活上,我这种人需要多一个「手到」(写)的功夫。用文字祷告,安顿我混乱的心灵,让我静心。

祷告通常被归纳为四类,「敬拜」、「悔罪」、「感恩」和「祈求」──透过文字祷告之后,我感到祷告的内容,与开口祷告不太一样。以往的祷告内容最大的部分就是「感恩」和「祈求」。

感谢上帝让我(或家人朋友)有智慧与体力面对工作或课业,感谢人际关係平顺和谐,感谢生病得医治;若处在不顺遂境况,就祈求有智慧与体力处理工作或课业、人际关係平顺、生病得医治。信主多年,要把祷告时间拉长到几个小时,就像吃饭一样简单,没甚幺困难,就是把细节通通讲出来。好比:子宫里长了像乒乓球大小般的子宫肌瘤五颗,可能是导致血漏数个月的原因,希望能遇到好医师解决这个问题……。

文字祈祷助我跨越两障碍
然而每次祷告这些,自己听了都嫌烦。也会令我想到耶稣曾说:「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六章33-34节)我这个人就应当是属耶稣的,越来越觉得应该不要把时间在浪费在这上面,而应该多花时间在「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上。

我最常透过主祷文默想,「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也是一种文字祷告。我对慈爱的天父上帝倾吐心意,「主啊,我不知道这世界如何?但我希望至少你的国就降临在我家,你的旨意行在我们一家,如同行在天上。求你让我们一家不得罪你,做讨你喜悦的事,了解、顺服你的旨意。」

多年用文字祷告,无意中使我跨过了祷告初学者常见的两大弊病:「心有旁骛」和「自我中心」。

脱离祷告成功神学谬误
初学者的祷告多是以自我为出发点,认定「我的意愿就该是上帝的意愿」,强迫上帝要执行我祷告中所要求的逐项事务;当上帝的意愿跟自己的意念不一致、差距太大时,有些人就离开了,换另一个神!有些人则是觉得上帝不爱自己,误会祂不公平,只爱那些祷告上帝就实现的人。我是属于后者。后来藉着文字祷告,自然包含读经,圣经中诸多例子,驳斥了祷告成功神学的逻辑错谬与目光短浅。

以约瑟为例,他尽心服事主人,却被女主人陷害下狱。如果他抱持成功神学逻辑,在监狱中的数年,早就信仰破产。但读者皆知,数年后他当上埃及宰相。信心就是相信上帝的永恆旨意远远高过一己如豆目光。

每当我处在人生黑暗幽谷之际,就默想约瑟的经历,我知道云上有太阳,浓雾会消散。而一篇篇文字祷告产生的内省文章或是随手记在週曆手册上的短语,令我人性中的各样软弱与黑暗,贪婪、骄傲、野心一一被对付,灵命渐次成长茁壮。

以文字更深地祷告令我越来越寻求「上帝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那就好像我和我先生休闲一起看DVD,总是由我去租片行选片。结婚多年,我知道他喜欢看甚幺片、不喜欢甚幺片,我都是为他选片。我想取悦他,因为我认为工作与服事繁忙的他,比我更需要放鬆休息。

然而,我更希望自己了解上帝比了解我的丈夫更深,与祂心思合一,我就越能按着祂永恆的计画演出短暂人生的精采戏码。使徒保罗是我的榜样。他达到了与基督心思合一的境界,他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二章20节)我当然还没到达保罗的境界,但每次按着上帝的意愿,做了讨上帝喜悦的事,我就超级开心。

文字也可以一种灵性操练管道。如果你跟我一样,正为着开口祷告会心有旁骛和自我中心困扰,那幺欢迎你来试试看文字祷告,拿出纸和笔或打开电脑,写封email给咱们亲爱的天父上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