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味的替身:诗中的蒟蒻

无味的替身:诗中的蒟蒻

  蒟蒻,这又被称作「魔芋」、「雷公枪」、「菎蒟」的食材,在英语语境中还是带着某程度的隐喻,有时不以蒟蒻的日语译名直呼,反而以「恶魔的舌头」或「大象的脚」来形容。不过跟恶魔喇舌虽说有够奇特,但也不免说是厉害。日本文学史中有名的大胃王,俳人正冈子规曾这样写过有关于蒟蒻的俳句:

  阴雨靡靡,蒟蒻也冷冷地在我肚脐上

  这首有关蒟蒻的俳句写于1896年间,当时正冈子规苦于结核病引起的胃痛,俳句的内容描述着他将温热蒟取代热水壶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减缓痛楚。不过这蒟蒻在诗行中早早已凉冷,这是怎样的心情呢?

  蒟蒻看来和风十足,但在历史中可说是佛教东传与汉风交融的另一项结果。中国文学中左思〈蜀都赋〉也曾经记载蒟蒻名称的身影,透过赋文将巴蜀风俗、庭园植栽的物色收纳行间。

  尔乃邑居隐赈,夹江傍山。栋宇相望,桑梓接连。家有盐泉之井,户有橘柚之园。其园则林檎枇杷,橙柿梬楟。榹桃函列,梅李罗生。百果甲宅,异色同荣。朱樱春熟,素柰夏成。若乃大火流,凉风厉。白露凝,微霜结。紫梨津润,樼栗罅发。蒲陶乱溃,若榴竞裂。甘至自零,芬芬酷烈。其园则有蒟蒻茱萸,瓜畴芋区。甘蔗辛姜,阳蓲阴敷。日往菲薇,月来扶疏。任土所丽,众献而储。

  李善对〈蜀都赋〉的注就留下了一千多年前蒟蒻的食用方式:「蒟酱也。缘树而生,其子如桑椹,熟时正青,长二三寸,以蜜藏而食之,辛香,温调五脏。蒻,草也,其根名蒻,头大者如斗,其肌正白,可以灰汁,煮则凝成,可以苦酒淹食。」后者对蒻的说明,以灰汁或草硷烹煮凝结的做法,与今日蒟蒻的製程相去不远。这篇早期的文本一方面说明了蒟蒻在东亚的产地起源,也提醒了我们一段蒟蒻的传播史,从蜀地到日本一段空白的物种迁移史。虽说日本绳文时代可能就有此物,直到日本大和时代蒟蒻现身就更频繁了,这时期也约与左思成文之时相重叠。而会让蒟蒻透过朝鲜半岛向东瀛传播主因可能是药效。当时蒟蒻被当作整肠药物,与正冈子规放在肚皮上完全不同,是个肠胃内服药,可能随着佛教传播进入了日本。这些细节后来被记载在安平时代的《和名类聚抄》之中。而后在鎌仓时代,蒟蒻逐渐形成僧侣的珍馐,到了江户时期,取得的方便性,才让蒟蒻形成了民间饮食的常见角色。

无味的替身:诗中的蒟蒻

  以蒟蒻为题,日本诗人铃木志郎康也曾写过〈蒟蒻的ㄉㄨㄞ一ㄠ一ㄠ〉(蒟蒻のペチャプルル):

蒟蒻…

突然从我的手间滑落

它落在厨房的亚麻色地板,

ㄉㄨㄞ一ㄠ一ㄠ的蒟蒻。

瞬间极微极微的震撼与摇荡。

ㄉㄨㄞ一ㄠ一ㄠ。

晚间的ㄉㄨㄞ一ㄠ一ㄠ

我一滑了手,

溜滑了掉了下去了,

小心一点啊别失手

75公分下的地板

蒟蒻掉在那里了。

不过是这样的事情而已。

无味的替身:诗中的蒟蒻很快一个月过去了

今晚,晚秋有雨的夜晚

枯叶的庭园被雨滴濡湿

被窗间的光照亮

雨水反光的短暂时刻,我看见了

黑暗中植物的叶子像在发光

受微光迷惑的人

我的存在啊,是一介诗人

看着叶子滴落一滴水的颤动

蒟蒻也是这样抖着,从手中滑落

心中想起的话语

是十多天前肌肉的故事

蒟蒻的ㄉㄨㄞ一ㄠ一ㄠ、

ㄉㄨㄞ一ㄠ一ㄠ、

非常瞬间的小小冲动与振动、

ㄉㄨㄞ一ㄠ一ㄠ。

雨滴簌簌地摇起叶子,无声的

极度微弱的冲击与振动。

光也颤动起来。

所以,要怎幺办呢

内心焦急的,一介诗人

晚秋有雨的夜晚

我的脑子里萦绕着微弱冲击振动与肌肉的ㄉㄨㄞ一ㄠ一ㄠ。

也许手指拿着柔软蒟弱的力道,无意识中衰退而成了问题。

攫住的蒟蒻在手中晃着、

抖啊抖啊抖啊抖、

就在那时,力量多多少少流失了

ㄉㄨㄞ一ㄠ一ㄠ。

ㄉㄨㄞ一ㄠ一ㄠ。

  这首诗中铃木志郎康则彷彿描述了恶魔舌头之姿,靠着一连串的状声词把蒟蒻Q弹的形象描述了出来,与夏宇的冻豆腐之动与不动相比,这首诗更精微地用声音表达了触觉与视觉的瞬间交融。而铃木志郎康所发明的状声词是诗人髋关节手术后对身体不灵活、肌肉老化的联想而出的语言。无论是正冈子规或是铃木志郎康,都可丝微察觉到蒟蒻好像替身一般地描写了诗中主角的身体感受,就好像过去日本在文明年间在文艺作品中特殊的拟人化现象一般。在诗中除了田园的宇宙观外,命运有时也像是可以被丢弃的蒟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