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怎幺探索其他外星文明呢?

我们要怎幺探索其他外星文明呢?

1959年,义大利物理学家柯可尼(Giuseppe Cocconi)和美国物理学家莫里逊(Philip Morrison)提出了辨认人造天体的简单途径;他们建议大家收听外星文明送来的无线电信息,如果真是我们的太空邻居捎来信息,为了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串信息必定编得叫人一眼就可瞧出它是人造的。

柯可尼和莫里逊大胆假设发出信息的生物乐意与我们合作,好让信息易于辨认,这就解决了辨识的问题;因为信息本身的存在,就证明信号源必是人造的。柯可尼和莫里逊提出他们的看法之后一年,美国物理学家薄赛尔(Edward Purcell)将此看法又向前推进一步,他叙述了一段无线电信号往返银河系的星际对话:

我们可以和远方的友人谈些什幺呢?我们共通的话题很多,像数学、物理、天文学⋯⋯等等。所以我们可以从共通点展开对话,然后再进到非共通的经验,也就是更令人兴奋的探险话题。当然,这种沟通和交流有其独特性,就是时间的延迟──可能几十年后才收到答案;但是你肯定可以收到回音,这会给孩子们带来生活的目标和期望。这类对话有很深的意义,因为肯定是良性互动,不可能用实物威胁对方。我们都看得到互相送收实物必须有什幺管道,然而送收资讯基本上却什幺都不需要。在此即展现了哲学对话的极致──动口不动手,只能交换意见,但是你可以畅所欲言。

搜寻外星广播频道

后代信徒把教主话语擅订为教条的行为,不应该归咎于该宗教的开山祖师。柯可尼与莫里逊只是建议我们用电波望远镜收听某种类型的信息;薄赛尔也是以诗的体裁,来形容有朝一日,我们能够和外星物种进行双向沟通时,彼此互相发现、互相为伴所可能带来的喜悦。柯可尼、莫里逊和薄赛尔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没有错,但是在后续的二十年间,他们的建议已变成僵化的教条。许多有意探索外星智慧的人,都先后信仰了我称为「哲学对话教条」的教义,视之为信心条款,相信宇宙中充满了热中于长期哲学对谈的社团。哲学对话教条认定下列事实为不辩自明的真理:

一、宇宙充满了丰富的生命。
二、有生命存在的众行星中,绝大多数都能出现智慧物种。
三、很大一部分智慧物种正为启迪人类发出信息。

如果这些叙述你都接受,那幺集中所有心力寻找无线电信息,而暂且抛开其他寻找宇宙智慧存在证据的途径,就还算情有可原。

然而对我来说,哲学对话教条离不辩自明还差得远,至今并没有证据显示它是对是错。既然它有可能对,那我全心赞成搜寻无线电信息;而既然也有可能错,我就不轻言放弃其他途径,特别是我们所欲观察的物种活动并不涉及双方合作的那类证据。

近几年来,人们曾认真寻找无线电信号,收听技术日新月异;虽然还没有侦测到任何信号,但是收听的人却不气馁。他们的努力至今仅仅涵盖无线电频率的一小部分,侦测方向也仅仅涵盖信号可能来源方向的一小部分範围。他们已拟妥计画,在未来继续增进搜寻效率。他们毋需建造新的大型电波望远镜去扫描天空,只需要在现有望远镜上多腾出少许时间,多拨少许经费建立新的资料接收处理机,允许好多个频道平行接收即可。

有几个无线电天文学家团体正希望实现这些计画,我衷心支持,也祝福他们马到成功。假如他们果真成功侦测到真正的星际信息,那将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人类历史的转捩点。人类看待自己、看待我们宇宙中地位的观点,将有革命性的改变。但是很不幸,他们需要格外的好运道才有可能成功:他们需要政治上的好运道,来获得整建设备的基金,他们还需要科学上的好运道—正好有乐意合作的外星人,发送信号给他们才行。

如果外星人不帮忙

如果无线电天文学家运气不好,或者外星人不肯帮忙,他们就注定收不到信号了。只是,没有信号并不表示就没有外星智慧存在,重要的是应该想想别的办法,寻找智慧存在的证据,万一哲学对话教条错误了,也还有个备用之道。我们不应该故步自封,把自己的脚,绑死在任何一种有关外星人天性和动机的假说上面。

外星人共和国,在宇宙中彼此吱吱喳喳,以无线电信号倾吐祕密是一种可能;同样的,甚至可能性更高的,乃是人口稀疏而互不合作的宇宙,其中少有生命,智慧更是罕见,根本没有任何地球外的生命,作兴协助我们去发现他们。即便在这幺不乐观的情况下,搜寻智慧物种的努力仍非全无指望;当我们暂且撇下无线电信号时,当初柯可尼与莫里逊曾巧妙解决的问题,亦即学习如何辨认何者为人造物体的方法,将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

摘自《宇宙波澜》

我们要怎幺探索其他外星文明呢?

数位编辑整理:林柏安,陈子扬
Photo: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CC Licens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