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顽不灵 发5次停工令 大街7二级古迹违建

冥顽不灵 发5次停工令 大街7二级古迹违建

掌管地方政府的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揭露,7间位于大街的二级古迹建筑物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施工,而该建筑物的拥有人是前槟岛市议会主席拿督丁福南医生,其中,后者也是前朝政府体制中掌管地方政府委员会的官员,令今次事件演变成“现任揪前任”的戏码。

曹观友指出,这7间建筑物是为同一排,其门牌分别是76、78、80、82、84、86和88,而槟岛市议会在去年10月18日发出的修复建筑物准证是让业主修复屋顶、地板、窗口和粉刷建筑物。

执法员拆除结构

“可是遗产局在今年2月26日的检查行动中,却发现该业主在进行一些并未包括在修复建筑物准证以内的工程,包括在建筑物后方增加新的地板和在楼上增加或建造新的浴室。”

他说,市议会在当时立即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发出停工令予业主,但随后却发现业主冥顽不灵,才被迫在5月起先后向业主发出5次停工令。

抨有心人走捷径

他表示,乔治市世遗机构、市议会遗产局、丁福南和承包商代表曾在9月22日针对该工程一事讨论,但却没有透露会面结果。

“遗憾的是,该工程还是在10月份继续进行,所以执法人员继续发出停工令和进去建筑物拆除结构。”

或提控涉及者

曹观友也不点名的批评丁福南,指有心人士尝试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使用“走捷径”的方式进行工程。

但被询及州政府会采取什幺行动时,曹观友表示将全权让市议会决定,但不排除会将涉及人士提控上庭。

“提控当然是很容易,但我们更希望是教育大众,以便他们在修复古迹时不会犯错。

“我的劝告是,任何人请使用合法的管道来申请这些准证。”

椰脚街广福宫观音亭 年杪前须拆篱笆遮棚

曹观友透露,椰脚街广福宫观音亭的信理会必须在12月31日前拆除临时篱笆及遮棚。

他表示,为修复工程而建造的临时篱笆及遮棚已约3年,而槟岛市议会遗产局也针对此结构展开多次取缔和对付行动。

“在经过双方的协商后,一站式中心(OSC)允许将该临时建筑的时间延长至12月31日,以让该信理会最快在12月中,将从中国订制的炉鼎安置在该庙中。”

他郑重提醒,信理会必须在上述日期后的2个星期内拆除临时建筑,否则,市议会执法人员将入内拆除。

已有超过200年历史的广福宫观音亭,自2012年起就开始展开多阶段的修复工程,但过程中引起各方,尤其是乔治市世遗机构等保护古迹单位的质疑,指有关工程似乎已开始破坏观音亭的原貌。

虽然广福宫信理会曾指有关工程时按照图测而进行,但依旧无法平息外界的质疑。其中,观音亭是在市议会已经先后发出3次通知后才提出临时篱笆及遮棚的图测和申请,并已违法当局条例,也遭到当局以10倍图测费数额做为罚款。

保护古迹阻碍多

曹观友感叹,执法人员在处理上述事件时,都面对许多困难。

他解释,这三宗事件分别涉及权利很大的一方(国防部)、古迹建筑(观音亭)和有影响力的领袖(丁福南),所以执法人员必须小心处理。

“他们都必须思考如何应付这些不遵守规则或走捷径的人士。

“当然乔治市世遗机构的人员也需要时时留意世遗区里的建筑物有何不妥,以保护历史古迹。”

吁请国防部速交前军营

曹观友呼吁国防部,尽快将红毛路门牌40号的前军营移交予新业主,以让后者暂时保护,避免该历史建筑因年久失修而损坏。

他表示,当局早在今年8月4日发函予发展商(Tetuan Runneymede Hotels Sdn Bhd),以指示对方必须根据市议会所列出的条件来保护该建筑物。

“发展商随后却回函说,虽然今年2月国防部完成移交产业,但仍旧没有将该处交予新业主。”

禁发展商进入

他说,发展商在信中表明会采取4步骤,即尽快与国防部完成移交土地照顾权、提出装置安全篱笆的申请和在3个月内装置、在2个星期内清理该处和对该建筑物采取保护措施。

“此外,我们也在9月11日获知,国防部并不允许发展商进入该处,而市议会也再一次发函要求建筑物和土地拥有者尽快采取行动。”

曹观友遗憾表示,尽管市议会与发展商多次以信函沟通,却因国防部没有交出该土地而功亏一篑。

“所以,我促请国防部尽快将土地交给发展商。”

根据曹观友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建筑物的风格是属于新古典主义风格,建于1807年,后来在1920年遭火灾烧毁,之后建成酒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经被英军和日军当做兵营直到国家独立,之后就被用来当大马军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