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Anderson: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属于所有人的机会

ChrisAnderson: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属于所有人的机会

本週三《长尾理论》作者、《WIRED》前总编辑 Chris Anderson 受到今周刊邀请,来台参加「Change!预见创新大未来」论坛并发表演说,Inside 是这次的媒体伙伴,我们也出席了这次的论坛,以下是我们综合了 Chris Anderson 的演讲内容与论坛所写的报导。

工业革命与科技民主化

Chris Anderson 谈起两次工业革命以及电脑时代后的数位化革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每一次新科技的普及,都会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从纺织机到电脑、免费浏览器都是属于这样的例子。但就像印表机给人一种想像,彷彿有了印表机就可以自己办报、出书,我们知道结果并非如此;同样的,被 Chris Anderson 认为足以被称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现在,有了 3D 列印机,也不代表人人都可以开工厂。「3D 列印机不是来跟大量製造竞争的。」3D 列印机的出现与普及,代表的是我们将创意化成真实产品的其中一道障碍被降低。

人们将创意变成产品的过程简单来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点子、原型与商品。过去人类已经解决从原型到商品量产的问题,今天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上网寻找远在千里之外国度的製造商,用低廉的价格大量生产品质稳定的产品。「而且他们还接受 PayPal 付款。」而价格越来越便宜的 3D 列印机则是移除了把点子变成原型的障碍。

上个世纪,那些没有被记住的发明者

Chris Anderson 的外公 Fred Hauser 1926 年从瑞士移民到美国,是一名机械师,他后来在自家的车库发明了让一般家庭用于后院草坪的自动洒水系统,可用电子钟控制水阀的开关,1943 年,Hauser 先生为自己的发明申请到了专利。

不过接下来才是 Chris Anderson 故事的重点:Hauser 先生拿到专利后準备将自己的发明商品化,亦即量产,可是他自己并没有能力盖工厂自行生产,因此必须找到愿意做的厂商。儘管最后找到了这样的一家公司,愿意支付 Hauser 先生专利费直到专利过期为止,但商品的控制权并不在他的手里。Chris Anderson 说,外公甚至不认得市售的产品就是来自他的发明,当他走进生产的工厂,也没有人认出他就是专利的发明人。

Chris Anderson 透过外公的故事凸显了上个世纪工业发展的侷限之处:人人可以从事发明,但若要商品化可说是困难重重。以他的外公为例,当商品製造的掌控全落在厂商手里后,他便无法参与产品的设计、开发。「他从未走出自己的车库。」Chris Anderson 说。

本世纪,人人都可以不只是发明者

我们将时间快转,故事的主角换成 Chris Anderson 自己,他担任《WIRED》总编辑的时候接触了到 3D 列印的技术与创客文化,他觉得自己想要参与产品的发展週期,于是他又回过头去研究外公的洒水器设计,这次,他在网路上找到愿意与他合作的人,三个对洒水器一无所知的人,一起设计出整合 Arduino 开放原始码单晶片微电脑的新一代洒水器,并且在深圳找到製造商,全部的过程只花了三週。

后来他因为想要引起子女对科学的兴趣,试着将马达、电路板、感应器与模型飞机结合,于是他开始上网逛论坛、找资源,还架了一个叫「DIY Drones」的网站,让网友交换自己的设计,讨论自製无人机的相关话题。

没想到这个 Chris Anderson 的业余兴趣从 2009 年起一路发展成一个事业——「3D Robotics」,一个 Chris Anderson 与一位没上过大学的墨西哥青年 Jordi Munoz 共同创办的公司,最后还让这位《WIRED》总编辑放弃了自己原有的工作,现在他们的公司每年的营业额超过 500 万美金。Chris Anderson 意识到,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像他的共同创办人 Jordi Munoz 一样,从无到有,在短时间内将点子变成实实在在的事业。

简单击败最好

Chris Anderson 的儿子叫 Tobby,他很喜欢皮克斯的动画作品《WALL·E》,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机器人「TOBBY·E」似乎也很不错,于是 9 岁的 Tobby 自己设计了一个——他到「Tinkercad」网站画了 3D 图,再透过网站的列印服务印製出自己设计的「TOBBY·E」。

不需要百万授权费的专业 CAD 软体、不用受过高等教育、甚至也不必拥有 3D 列印机,9 岁的小孩一样可以完成。更何况现在市面上已有许多现成的 app 可用,例如 Autodesk 公司开发的 app「Autodesk 123D」可让使用者透过智慧型手机或平板电脑的镜头,以多角度拍摄物体的方式快速製作出 3D 模型。「简单可以击败最好。」Chris Anderson 是这样看待如今 3D 列印技术。

ChrisAnderson: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属于所有人的机会

演讲结束,Chris Anderson 则接受主持人与听众提问,我们选出几个有意思的回答,与读者分享。

放下羞耻,勇于失败

Chris Anderson 说,能够生活在这个「科技民主化」的年代,何其有幸。这是个令我们得以不断尝试冒险,却不必付出高昂代价、不用害怕失败的年代。他提醒我们,放下羞耻心,多方试验,因为失败了并不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而在数位製造崛兴之后,我们或许仍感陌生,Chris Anderson 鼓励大家放胆尝试,别怕做出丑的东西,失败再重来,毕竟数位製造所带来的就是製造能力下放,成本低廉,我们没有藉口不加入这场自造者运动。

更何况,科技取代劳力后,也已开始威胁脑力,我们唯有不断发挥人类独有的创新能力,才不致被环境淘汰。而数位製造提供了一个创新低成本的方式,从 Chris Anderson 的演讲中,不到十岁的小女儿以及墨西哥青年,都已跟上浪潮,我们还等待什幺呢?

自造运动撼动中国「世界工厂」地位?

3D 列印浪潮波涛汹涌,有些人认为将会淹没中国製造业。不过 Chris Anderson 强调,数位製造与传统製造业应当分开来看,前者无法取代后者「大量生产」的优势,却能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往高高在上的製造权力下放,人人实现创意不再需要丰厚资本,如此将促成个人创业风气勃兴,几百几千件的小订单倍增,考量供应链与效率问题,不必远渡重洋到中国生产,而是就地製造。

不过,订单规模达数万计者,仍须倚赖「世界工厂」。「自造者侵吞製造业」言过其实,但未来自造普及之后,「跳蚤个体户」挑战「大象企业」,却可能是沛然莫的趋势。仰「大象企业」鼻息而活的工厂,如何因应跳蚤「客製化时代」冲击,在坚强的生产与完整的供应链之外,有无创新力,才是最待考验的事。

对台湾的印象:网路好慢!

习于从各种国际趋势大师找寻指引明灯的台湾人,当然也要问问 Chris Anderson,台湾的前途在哪里?但,面对这个问题,Chris Anderson 不若先前侃侃而谈,他反倒思考了一下 。PC 王国进入行动时代颤颤微微,眼见下一波浪潮又将袭来,台湾究竟是否能够掌握契机重新振作?Chris Anderson 并未明确说明他对台湾的展望,但我们反而可以感受到,在他眼中,台湾竞争力正在流失。

「网路好慢」,是 Chris Anderson 对台湾的第一印象,或许也是唯一的印象。儘管听众殷切期盼从他身上听到对台湾的看法,但 Chris Anderson 并未着墨太多,而把问题还给我们。製造、量产我们拚不过深圳的巨型工厂,台湾过去领先的高级技术人才、健全的法规与从商环境都不再独特,与美国的关係也渐行渐远。而虽素有山寨恶名,但近年中国也不断向全世界展现其强韧的创新力道,如果台湾过去相对对岸引以为傲的创意欲振乏力,我们的下一步,科技趋势大师也难以预测。

韩国闪耀却脆弱的经济模式

谈完中国,台湾,接着聊聊也与我们有着複杂情绪的韩国。Chris Anderson 虽然讚扬韩国成功开拓世界市场,但他认为,这种主由国家扶植的财团经济并不比「由下而上」的经济发展扎实。韩国的经济模式存有创新力丧失的隐忧,稍有不慎,很容易崩垮。

第三次工业革命号角响起

Chris Anderson 不断强调,「自造运动」带给全世界机会,製造不再是特权。而既然创造事物不再高高在上,第三次工业革命便是属于所有人的机会。Chris Anderson 曾在接受 今周刊转访 时说道:

你準备好与众人一起,靠着双手的力量,挑战大象霸权了吗?


〈Chris Anderson:3D 列印机不会伤害台湾的製造业 〉
〈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摇篮——旧金山直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