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Anderson:3D列印机不会伤害台湾的製造业

ChrisAnderson:3D列印机不会伤害台湾的製造业

长尾理论发明人、Wired 杂誌前总编辑 Chris Anderson,经历洋洋洒洒,最新的职称是 3DRobotics 执行长、「自造者运动」代表人物,今天他受今周刊之邀来台演讲,因时间紧凑,上午举行记者会,除了发表一小段谈话之外,也在现场回答了几个媒体的问题。

台湾应在自造世代中,重拾创新能量

Chris Anderson 首先谈到他与台湾的渊源,他曾于 1999 年担任经济学人记者时来到台湾进行调查报导,当时他对台湾经济与产业印象深刻,也对台湾的前景感到乐观。然而时过境迁,当 Chris Anderson 再度踏上宝岛,过去以 PC 产业创造荣景的台湾,活力已然消沉。

而主要原因就是 90 年代个人电脑的时代逝去,在行动运算兴起的浪潮中,台湾找不到一席之地。他强调,台湾的问题不在政治,就 Chris Anderson 几次来台与访中的观察,随着海峡两岸经贸密切整合,台海战争应该不致成为忧虑,台湾人的当务之急是思考如何重新以经济实力与创新能力站上世界舞台。

因此,能否掌握「第三波工业革命」,是台湾能否重新绽放光采的关键。Chris Anderson 口中的「数位与实体」的整合,便考验年轻世代将数位世界中的创新精神带进实体製造的能力。而 3D 列印、CNC 等机器的崛起,无疑降低普罗大众进入实体製造的门槛。这将成为全世界每个角落都能做到的事,就看台湾是否能够把握人人自造的契机,重拾创新能量。

让 3D 列印机进入校园

Chris Anderson 今天上午也与马英九总统会晤,他称讚马总统对于这波新工业革命「懂不少」,也相当理解未来的趋势,但同时也建议「每所中小学、图书馆都该摆放一台 3D 列印机,从小培养儿童的创造能力」。

3D 列印机不会伤害製造业

面对记者提问 3D 列印机的普及会不会伤害台湾的製造业,Chris Anderson 指出,过去对于创新者来说,实践创意或是商品设计主要有两个障碍,一是将点子发展、製造成原型,二是将原型改善后投入大量生产。越来越便宜的 3D 列印机排除的只是第一阶段的障碍,目前我们所谈论的 3D 列印机只是让点子转换成原型变得更容易,并不是用来进行大量生产的理想工具。Chris Anderson 用过去 2D 印表机刚普及时,也有人担心是不是这样一般人就可以自行印製报纸与传统媒体竞争,结果我们都很清楚——没有人用印表机印报纸做大量发行。

(其实台湾也已经有业者明白这一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3D 列印浪潮来袭,台湾「自造者」联盟要走自己的路 〉 这篇文章。

你不能限制机器可以做什幺

不过 3D 列印机既然可以製造模型、零件,那是不是也有可能製造枪枝、武器呢?事实上国外已经不只一次出现利用 3D 列印机製造出枪枝的新闻 1。

面对社会这样的疑虑,Chris Anderson 明白表示,他不认为我们可以限制像 3D 列印机这样的工具「什幺可以製造」、「什幺不可以製造」,就像没有人会限制 2D 的印表机可以印什幺,一旦你列印了非法的东西被发现,那幺法律会惩罚的是人,而非印表机本身。Chris Anderson 认为掌握科技的关键还是在人,以电脑为例,有人用电脑创作诗文,也有人用电脑写病毒散播。

未来将有 20% 的家庭拥有 3D 列印机

我们向 Chris Anderson 提问,已成为热门话题的 3D 列印机,究竟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是上世纪 70、80 年代刚起步的个人电脑吗?未来又会如何发展?Chris Anderson 同样以 2D 列印机举例,他说 3D 列印机的零件其实跟我们熟悉的 2D 印表机没什幺不同,只是多了一个维度。目前速度还是很慢的 3D 列印机有点像是处于 1983 年点阵式印表机的发展阶段,但未来会以两倍于过去 2D 印表机的速度发展。

至于 3D 列印机会不会像纸笔或智慧型手机一样人人都可以上手、操作,Chris Anderson 表示未来 3D 列印机可能会朝两个方向发展,一是像今日我们在办公室常见的,集扫描、传真和列印于一身的多功能事务机,或是像缝纫机一样,你不会常常使用,但有一定的普及程度,或是普遍出现在校园中:每个学校都有图书馆,每个学校都有 3D 列印机;另一个方向则是工业用的专业机种。Chris Anderson 估计,未来会有 20% 的家庭拥有 3D 列印机。

「也可像家家户户都有的微波炉那样普及,谁知道呢?」

  1. World’s first 3D-printed metal gun successfully fires over 50 round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