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笔记/你真的懂我的痛吗?

文/沈珮君

「以我这必死之身,怎能对她说『我爱妳』呢?」这是张大飞遗书里的话,读过齐邦媛〈巨流河〉的人,都不会忘了他。抗战纪录片「冲天」有张大飞的照片,及许多和他一样的年轻男孩,他们在天空殉国时,都才二十出头。

自称「必死之身」,是因他们进航校时就铭记「誓死报国不生还」,这是空军精神。明知会死,还要进去,也因为这幺多人敢死,我们才未亡国灭种。张大飞是飞虎队第一批中国飞行员,在胜利前三个月殉国。如果不是齐邦媛把他写在巨流河里,张大飞就如阵亡的三百四十多万抗日将士,只是数字之一。齐邦媛让我们听到他心跳的鼓声。

「冲天」让我们听到其他飞行员的心跳。爱情最容易让人懂,从爱情来看抗战,那些年那些人就不再只是历史课本的一章,不是大理石上冰冷、陌生的名字。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活的,会哭,会怕,他们的恋人也才刚过了她们的少女时代;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因为他们不要命的捍卫,我们的家族活了下来,他们却在空中回不来了,他们的父母妻儿生命从此被轰出一个大窟窿,影响至少上下三代。

摘自《联合报》联合笔记/你真的懂我的痛吗?


联合笔记/你真的懂我的痛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