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拖拉拉不见得是坏事,史丹佛人气讲师:「拖延」让我效率更高、

拖拖拉拉不见得是坏事,史丹佛人气讲师:「拖延」让我效率更高、

为何拖延、忙碌反而生产力高?

我常被问到「你到底怎幺有办法做到所有事的?」

「所有事」里包含準备史丹佛大学的心理学上课内容、写书、研究,以及到世界各地演讲,再加上因个人兴趣执教的瑜伽和舞蹈课等各种活动。通常大家会这样问我几乎都是因为好奇,或许带着些许敬畏也说不定,好像我做了什幺很了不起的事一样。

提起这件事并不是想炫耀,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工作效率模範」,因为每每看到待办事项清单上项目之多,自己都不禁感到惊讶,烦恼到底该如何做完这些事才好。

我的事务所环境离乾净整洁相差甚远,杂物文件四散各处 。另一方面,当我看着自己的待办清单或凌乱的办公桌时,会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的人。因为只是个普通人而非超人的我,却总有办法做到「所有」自己想做的事,而且几乎都乐在其中。

我认为,能达到这个状态最重要的是 不追求完美 。正因为不追求完美,我才能成功地做到所有自己想做的事。

这样的我,接受了所有看似会妨碍自己做事的「自我习惯」,同时学习到该如何活用这些习惯。比方说,身为夜猫子的我理解到自己每当傍晚过后,专注力跟精神会特别好,所以即使开始工作的时间较晚也变得丝毫不在意。

放弃了「在早晨处理所有重要事项」的规矩之后,早上改以运动和冥想好好放鬆自己,或是处理一些杂事。重新安排早晨时间的我,顺利地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二十四小时运用法。

高生产力延后作业

接纳了自己会把该做的事往后拖延的习惯之后,我也学会了该如何活用这个习惯。学习时间管理术时应该没有人会教你「把必做之事放到最后」,不过以我来说, 把必做之事拖到最后再做才能做出最棒的成果。

这个「高生产力延后作业 」是史丹佛大学哲学系名誉教授约翰.培利教我的。把其他事项想成是一种「休息」,是完成必做之事的「最佳动力」。对容易感到压力的我来说,这个想法成了我的最佳良方。如果没有它,我可能会被拖延后的不安击溃。「高生产力延后作业」将我怕麻烦的心情化成完成任务的动力。

延后作业提高了我的生产力,把必做事项放到最后做的期间才能找到最棒的点子,构思出绝佳的研究计画。我学会把「高生产力延后作业」当成作业过程中的重要因子,这做法之所以适合我,是因为 它将「必做事项」转变成「想做的事」。「有效率的」延后作业的话,不但不会因此感到不安,而且比起默默照计画完成所有作业更能善用时间。

博客来热销中~

《史丹佛大学心理学讲义,人生顺利的简单法则》

这里买

拖拖拉拉不见得是坏事,史丹佛人气讲师:「拖延」让我效率更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