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病发死亡 院方没身分资料 越野脚车参赛者变“无名尸”

心脏病发死亡 院方没身分资料 越野脚车参赛者变“无名尸”

心脏病发死亡 院方没身分资料 越野脚车参赛者变“无名尸”

郑振坚近年来热衷脚车活动。

一名50岁男子参加脚车越野活动要到终点时突发心脏病,在被紧急送院后死亡,家属在超过24小时才知道死者逝世消息,到医院时惊觉死者变成“无名尸”!

家属一天后才知死讯

死者郑振坚(50岁、自雇人士),是大山脚人士,在吉隆坡工作已10余年,他是在本月17日参加一项越野脚车活动时突发心脏病,过后被送往布城医院,其弟妹辗转得到兄长的噩耗后,才发现其中很多不妥善的问题,令他们感到不满。

死者弟弟郑振强(46岁、推销员),妹妹郑素菁(39岁、设计师)向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服务中心投诉后,在王国慧助理陈丽凌,甘榜峇鲁社委会主席陈汉荣陪同下召开了记者会。

郑素菁说,她是在事发隔天下午5时许在公司的电脑上发现其面子书有两条私人讯息,其中一条是布城医院急诊室的女职员,询问是否认识Victor Tee(哥哥英文名)?另一个是哥哥的邻居,要求她拨打哥哥的电话。

医院职员面书寻亲友

过后,她就拨电给医院,联络上该名女职员时,对方说其哥哥在活动时被人送来医院,可是没有此人的身分资料,只有车匙与手机,可是手机已上锁,无法找到联络,只好设法在面子书上尝试联络。

郑振强说,参与任何活动一定有报名表格,但是其哥哥病发后只是救护车送院,院方说其哥哥是“无名氏”,有关活动的主办方只是把人送院就没有再跟进了。

院方也因为收到“无名尸”而向警方报案。

他不解的是,为何在把哥哥送院时,没有把哥哥报名表格的资料一并交给救护车,以便让医院登记?

心脏病发死亡 院方没身分资料 越野脚车参赛者变“无名尸”

郑振强(左二起)、郑素菁出示报案纸,并要求主办方给予交代。左为陈丽凌;右为陈汉荣。

质疑送院后没跟进家属要主办方交代

郑振强说,他们在知悉哥哥逝世后,于19日凌晨5时赶到布城医院,过后因为哥哥的遗体没证件,需要经过再确认,办了手续再经过解剖,他才于当天下午4时办理领尸手续。

他说,由于其哥哥的身分证上的地址是大山脚旧家,如果院方有资料,再通过警方,是可以很快找到家属,而不是经过了24小时。

他说,他们需要一个正式合理的交代,为何会发生把人送院后没提供资料,又没跟进的事件,因为主办方未来还会办活动,他们不希望再发生类似个案。

主办方:交代邻居联络家人有交资料予救护车

主办方强调,他们有把死者的资料交给救护车!

在记者会上,议员助理陈丽凌有拨电给主办方一名经理,该名经理否认他们没有跟进。

他说,在发生事件后,就第一时间通过救护车把人送院,他说他本身也在场。他说,他有把死者身分资料,交给救护车。

“过后,死者过世后,我们有去死者在吉隆坡的住家,可是没有遇到人,只遇到其邻居,其邻居说会协助联络其家人。”

紧急联络勿放自己电话

他认为他们已经尽力了,因为死者在报名表格上,紧急联络人一栏,是放自己的电话,他们已尽力联络家人。

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说,以这个个案为例,她希望今后任何人参加活动时,紧急联络电话那一栏,不要放自己电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