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总弘法员讲佛理‧监狱弘法助归正途

佛总弘法员讲佛理‧监狱弘法助归正途(霹雳‧怡保22日讯)为了协助囚犯和吸毒者改过自新,三四十名来自马佛总全国监狱弘法协调委员会的弘法人员,齐齐走进全国各地共31所监狱和戒毒所开设佛学班布教,以传讲佛教义理给有志学佛的死囚、囚犯和戒毒者,藉此唤醒他们的良知,以便将来重新踏入社会。不过,由于大马严缺弘法人员,使得全国目前有多达24所监狱及23所戒毒所至今仍无法开办佛学班,因此,该委员会目前急需七八十名人手加入服务阵容。急需80弘法员加入拥有16年监狱弘法经验的马佛总全国监狱弘法协调委员会总秘书林继昌接受《》访问时说,全国共有40所监狱和28所戒毒所,但因为缺乏弘法人员,以致该会只能安排现有的人手在约40%,即16所监狱,以及逾20%,即5所戒毒所展开弘法工作。“目前,我们急需增加约七八十名弘法人员到其他有需要的监狱和戒毒所开班授课。"根据统计,马佛总与本身会员团体共有三四十名弘法人员,当中包括几名法师。北马的弘法人员最多,目前共有十多人分别在3所监狱与一两所戒毒所弘法,但人手仍不足够,至于东海岸与东马则最缺乏弘法人员。林继昌披露,他早前打算与一批监狱弘法人员申请注册马来西亚监狱弘法协调委员会,不过,该会于去年2月答应马佛总的邀请,加入成为马佛总属下的组织,以便结合马佛总属下各会员组织力量,一起推动监狱与戒毒所的弘法工作。当弘法员需符数资格他说,国内原本只有十多名弘法人员,但经过该会主催的“黑暗点灯"培训活动,在槟城北海、雪兰莪、登嘉楼和马六甲招收弘法人员后,如今人数已逐渐增加到三四十人。“我们在监狱和戒毒所开设佛学班的方式弘法,这是有意义的工作,希望更多人加入,为社会尽一分力,让所有囚犯,尤其是为六七十巴仙仍未接触到佛法的囚犯,让他们有机会透过学习佛法改过自新。"不过,林继晶指民众必须符合数项资格,才能成为正式的弘法人员。“弘法人员必需先接受马佛总的培训课程,再签署监狱、戒毒所弘法准则协议书,由马佛总向狱方申请;初时需要由资深弘法人员陪同,在实习24次后,通过测试才能正式成为弘法人员。"学佛囚犯较易被社会接纳林继昌坦言,一般弘法人员都认为,监狱的囚犯比戒毒所的吸毒者更易渡化,但因佛教讲求对众生没有分别心,所以,弘法人员对监狱的囚犯及戒毒所的吸毒者一视同仁。佛教没分别心“许多囚犯都是初犯,他们多会用心学佛,出狱后,重新踏入社会的成功率也达六七成,并较易获得家人接纳。"至于戒毒所的成员在离开戒毒所初期,必须先去中途之家9个月至1年,才可重新踏入社会。“这些前戒毒成员,有的被家人放弃,且多无人愿意收留,他们常因无家可归而走回头路,但若中途之家成功协助他们重建信心,他们一样能重新适应社会环境,改邪归正的成功率自然提高。"他说,全国只有一间佛教的中途之家设在关丹,政府方面如全国防範罪案协会、基督教与伊斯兰教都有开办中途之家。死囚1天23小时关黑房不走进永不见天日的监狱接触死囚,根本就无法想像死囚所过的“非人生活"。林继昌披露,死囚在每天24小时中只获准离开“黑房"一小时以到室外散步。由此可见,他们一年中可以开口与人说话的机会并不多,因此,活着对他们而言只有绝望两字。“狱方希望弘法人员开示死囚,与死囚聊天,让死囚在余下的岁月中有个精神寄託。"他说,死囚是一人一间房,属于单人囚室,每一天,死囚只获准离开囚室一小时,并在属于死囚的监仓範围内散步,其余23小时则被锁在囚室。所以,死囚每天只有短短一小时的时间“重见天日",以及与人接触。散步範围限监仓“以全国最大的加央监狱为例,当地死囚约有200人,华裔佔三四十人,分别被囚禁在两个监仓,他们都因涉及贩毒、军火和谋杀案而被判处死刑。由于是分开两个监仓囚禁,因此,弘法人员也分别在两个监仓授课,每个监仓约有十多名华裔囚犯上课,每堂课为时一个小时。"他提到,死囚特别是外国死囚多无亲人来探望,因此连牙膏、牙刷及毛巾等日常用品都没人提供,只好靠其他死囚的亲人“接济"。“一般死囚都会感到很绝望,加上长时间在囚室内没有说话的对象,所以,狱方都会要求弘法人员多开示他们。弘法人员接触他们后,至少让他们有机会开口说话,并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得到慰藉。"狱方仅限3弘法员弘法佛学班的对象主要是华裔,少部份是印裔。林继昌说,狱方规定只能让3名弘法人员到监狱弘法,每次都会有约百名囚犯听课。“八九成的华裔囚犯自愿到来听课,基本上是每星期一堂课,有的是两星期一次,位于偏远地区的监狱是一个月一次,上课时间都是安排在白天,每堂课一小时半。"耗2小时召集囚犯他提到,弘法对象若是有期徒刑和终身监禁的囚犯,都是安排在监狱的礼堂上课,至于死囚则是在死囚监仓内,让死囚集体上课。不过,狱方往往面对人手严缺的问题,以致有时在召集囚犯时,让弘法人员需等上一两个小时,最后在别无他法下,狱方有时仅安排一部份的囚犯上课。“佛法课程是从三皈依讲起,这是踏入佛门的初步,并要求他们基本持守五戒,对佛法建立信心后,日后就不会轻易重蹈覆辙。"他认为,一所监狱拥有五六名弘法人员才是最理想的数目,不过,碍于监狱方面的政策,他们只能维持3名弘法人员的限制。访客进监狱前须搜身监狱守卫森严,访客申请入内不得携带未经同意的物品。林继昌披露,弘法人员每次踏入监狱前,都得先让狱官搜身,且只被允许带笔记本和弘法记录簿,其他物品如手机、钱包则必须放入保险箱。“由于囚犯会要求弘法人员在下一堂课为他们带来经书和唸珠,因此,狱方都会允许弘法人员把这类物品带进狱中交给囚犯。"他说,在上课期间,狱官都会驻守在旁。囚犯求助弘法员当传声筒囚犯不只委託弘法人员带经书和唸珠给他们,也要求弘法人员当他们的“传声筒",协助联络家人来探访他们、或买老花眼镜给他们,以便他们看经书时没那幺吃力。若逢大节日如中秋节前夕,囚犯会要求家人带月饼给他们,但必须经过狱方和戒毒所的同意,家人才可把物品带入监狱或戒毒所。林继昌指出,基于一些守则的缘故,弘法人员不能替囚犯联络家人,也不能抄下囚犯家人的联络电话,不过,弘法人员会鼓励囚犯写信向家人求助。“有的监狱并无弘法活动,囚犯于是设法写信寄给佛教团体,要求派人到监狱弘法。"/报导:黄健兴‧2012.10.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