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老闆调高最低薪资,得到幸福还是陷入困境?

佛心老闆调高最低薪资,得到幸福还是陷入困境?

美国信用卡支付公司重力支付(Gravity Payments)创办人暨执行长丹‧普莱斯(Dan Price)于 2015 年 4 月宣布要为自己减薪,还要以公司获利 8 成分配给员工,以提高员工最低薪资到年薪 5 万美元,之后每年调高 1 万美元,到 2017 年时达年薪 7 万美元,消息一出不仅立即造成员工惊呼,也马上登上全球各大财经媒体。

不过事情似乎没有那幺美好,丹‧普莱斯表示,当初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并没有考虑到美国当前面临的贫富不均等社会议题,只是纯粹想为公司内的 120 个人着想,没想到却意外的一屁股坐到火线上,美国当前社会面临富者越富,执行长等高阶管理阶层收入远高于基层员工的社会争议,而在美国经济复甦过程中这种现象还变本加厉,造成相当大的社会压力,重力支付所在的西雅图,最近调高基本工资到时薪 15 美元,成为企业界与劳工团体的火线焦点,丹‧普莱斯的「义举」,当场化为社会运动者对抗「剥削」的精神象徵。

于是,电视台访问邀约大排长龙,名校财经教授也一一前来希望进行个案研究,求职信与感谢信如雪片般飞来,由于丹‧普莱斯未婚,信件中还有不少单身女性的情书。

这对丹‧普莱斯造成严重困扰,他完全没有準备好要面对一夕暴红下的这些邀约与信件轰炸,为了回应外界的关注疲于奔命,无法专心经营,这对他经营公司自然没什幺好处,而更糟糕的是,有些客户对这整件事的观感,和社会大众大有不同。

重力支付在 2014 年营收高达 65 亿美元,来自 1.2 万家客户,其中大多是中小企业,而这些企业对近来美国调高基本工资的呼声最为敏感,对丹‧普莱斯形同声援调高最低工资运动的行动颇有微词,有些保守派客户认为丹‧普莱斯是在表态站在社会主义的一方,愤而抽单,有些客户则担心日后收费会上升,因此求去,儘管丹‧普莱斯一再保证收费不会因为调薪而提高也无动于衷。

丹‧普莱斯的企业家朋友圈也分裂成两派,一派认为这是高明的策略,一派则认为是纯粹白癡 ,但他们也抱怨丹‧普莱斯这样一来,让大家都显得很吝啬,而不是每个人都能付得起一样的薪资待遇。

不过,新闻热度形同免费行销,许多企业认同丹‧普莱斯的愿景而成为新客户,过去重力支付每个月平均新增 200 家客户,新闻披露后速度大增,以 2015 年 6月而言,就增加了 350 家客户,可说新增客户弥补损失的旧客户绰绰有余。

只是,这些新客户要在 12 到 18 个月后才会对营收产生贡献,丹‧普莱斯却得因应它们将带来的业务而先增聘员工,而如今他聘请新员工的成本大增,又不确定这样的新增效应能持续多久,丹‧普莱斯陷入两难。

能力与贡献较高的员工心生不平

这还是人事上最小的问题。当丹‧普莱斯宣布调高最低薪资之后,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因为丹‧普莱斯大幅调高底层员工薪资的同时,最有生产力、最资深、最关键的高薪员工,调薪幅度却相对很小,工作能力强的员工看着没经验的新人、技术性较低的最底层工作者,以及能力较弱,或每天只是来混日子所以原本薪资较低者,一一逼近他们的薪资,心生不满。

协助丹‧普莱斯规划 7 万美元最低薪资的财务经理,26 岁的麦西‧麦梅斯特(Maisey McMaster),最初也对此一方案感到兴奋,但随即发现潜在问题:公司将给技能最差、最不适任的员工调高最多薪资,而为公司贡献最高的员工却调薪最少,于是她向丹‧普莱斯反映这个潜在危机,然而,丹‧普莱斯却斥责她自私自利,于是她愤而辞职。

即使是受益的员工也有人离开,29 岁的网页工程师格兰特(Grant Moran)原本年薪 4.1 万美元,提升到 5 万,是受益者之一,但他却对这个薪资方案心存怀疑,因为他发现如今每天只是来打完卡就走的混吃等死员工,也跟他领一样的薪水,提高最低薪资之后反而把表现好的员工与较不积极的员工都绑在一起;此外,公司因为调薪而大出风头,也造成困扰,如今亲朋好友都知道他调薪,小则要他请客,大则来找他借钱。格兰特担心公司发生劣币驱逐良币,前景终会黯淡,也担心无条件就可领这样的高薪,长久下来,自己的竞争力也会下降,于是决定辞职。

这两人的离开,再度证实了美国心理学家约翰‧斯塔希‧亚当斯(John Stacey Adams)所发现的社会比较理论(Equity Theory),也就是员工不仅关心自己所得报酬的绝对值,而且关心自己所得报酬与其他人的相对高低,员工会与其他人进行种种比较,确定自己所获报酬是否合理,比较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往后工作的积极性。丹‧普莱斯忽略这项管理学常识,一口气把某个薪资阶级以下的员工全都拉高到提高的基本薪资,一视同仁,结果是其中能力与贡献较高的员工心生不平,就算不求去,以后也会消极怠惰。

不过这也还不是丹‧普莱斯最头痛的人事问题,丹‧普莱斯最大的损失,不是员工的出走或可能的怠惰,而是共同创办人与第二大股东、亲兄弟卢卡斯(Lucas Price)的不谅解,两人感情本是相当亲近,除了共同创业以外,平时还常一起爬山、冲浪、打球,如今却因为这个薪资方案而反目,还对簿公堂。

卢卡斯拥有 3 成股权,认为丹以身为多数股权拥有者的身分,把公司的钱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应用,不顾他身为少数股权拥有者的权益,因此,他要求丹应该买回他的 3 成股权,再另外支付损害赔偿。

这不仅对丹造成情感上的打击,在财务上也造成严重困难,由于公司利润 8 成转移到员工薪资,丹短期间内凑不出买回股权以及律师费用,他估算自己财产总值含所住的房屋在内约有 300 万美元,一旦败诉,他可能要为了他的理想倾家蕩产,放弃一切生活享受,而且在未来好几年内都是如此。一旦如此,他也很可能无法再对公司进行必要的资本投资。

丹‧普莱斯实现一个社会主义的理想,但也让自己身陷困境,到底最后是新增的客户能带他脱离难关,还是员工的出走与怠惰和亲兄弟的决裂会让他一蹶不振?无论如何,这都将会是商业史上的经典範例,也难怪无数教授想要来进行个案研究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