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0油站爆窃案‧高额营业者受促聘保安

今年10油站爆窃案‧高额营业者受促聘保安(槟城)大马油站业者协会代主席阿都华希说,从今年1月起至今,全国已发生约10宗油站遭爆窃案件,仅仅是在斋戒月期间,吉隆坡就已发生5宗爆窃案。前武吉淡汶区州议员赖秋福的妻子涂茹莉在丈夫经营的油站领取当天收入后遭劫杀一案发生后,大马油站业者协会提醒会员在治安不靖之际加倍小心,勿把一天所赚取的款项一次性带回家,以免生命受到威胁。“这只是业者告知我们的案件,而我们相信还有一些业者虽被抢劫但并未告诉我们。”此外,他劝请那些每天营业额都很高的业者聘请保安公司替他们把收入存入银行,至于营业额少过5万令吉以下的业者,则可分批把钱存入银行,这样将能降低业者遇劫的机率。“这也是政府不鼓励油站业者24小时营业的原因之一。匪徒的干案时间大多数是落在深夜时分。”赖秋福的妻子涂茹莉是于週一(22日)晚上11时许,从丈夫经营的国油油站取走当天1万4000令吉的营业收益回家时,遭紧随在后的2匪徒跟蹤回家。当她启动住家自动门并下车时,心狠手辣的悍匪不但抢走她所携带的大批现款,同时还挥动巴冷刀向她捅了几刀,导致她失血过多,不治身亡。业者:现款锁油站保险箱涂茹莉将油站收入1万4000令吉带返住家, 被匪徒跟蹤打劫一事引起油站业者的哗然。许多油站业者表示,根据油站的运作,业者都会把收到的现款锁在油站内的保险箱,隔天早上才将现款存入银行。赖秋福受询及妻子涂茹莉如何携带鉅款回家时。他说,每间油站行政管理和运作都不一样, 妻子偶尔会将油站收到的现金带回家,这是她的习惯,这笔钱没有其他用途。他说, 妻子不习惯把钱放在油站保险箱。若妻子提早下班,她会把钱存进银行。收入存保险箱遇窃案可索赔大马油站业者协会代主席阿都华希说,油站业者可在油站打烊后,把油站当天的收入存入油站的保险箱内, 因为所有在油站发生的钱财损失都可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既然保险都能提供这方面的保障,为何油站业者还要冒着性命危险把钱带回家呢? 业者可以在隔天早上,才把钱存入银行。”询及该协会会否建议油站业者聘请保安人员时,他披露,他们并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担心一旦油站遭爆窃, 在场的保安员的性命也很可能受到威胁。“试想,当带有武器的劫匪在油站干案过程中遇到保安员的反抗时, 这些劫匪会否伤害保安员?”油站打劫案频仍油站被打劫案件司空见惯。威南新邦安拔三家附近的油站都曾遇劫,涂茹莉经营的国油油站也曾发生3次的劫案,附近油站亦曾被打抢。新邦安拔加德士油站的员工许蕙珠说,该油站于2005年被打抢,匪徒在大白天持巴冷刀闯入油站打抢。“匪徒佯装顾客添油,观察四周的动静后才冲进来打抢,我们防不胜防。”她说,由于油站流动的现金多,为了避免损失惨重,公司限定收银员收到超过300令吉的现款后,必须投入保险箱,以免被匪徒盯上。她指出,其实油站顾客被打劫的案件更加频密,有时顾客疏忽没上锁车门,骑摩多的匪徒就轻易打开车门抢钱包。“通常匪徒向女性下手,女顾客挽手提袋在添油被抢的案件也不少。”许蕙珠说,油站设有警方巡逻日期和时间的纪录簿,但警方并不常巡逻,她不认为这有助减少油站劫案。不鼓励业者带现款回家威南新邦安拔蚬壳油站Seri Ceria Enterprise业者哈密玛(57岁)说,她听说涂茹莉带鉅款回家的消息后很惊讶,因为蚬壳油站并不鼓励业者将收到的现金款项带回家。她指出,根据蚬壳总公司的指示,蚬壳油站收银处的现金不可超过300令吉,当收超过300令吉现款,主管就得将款额投入保险箱,只有业者拥有保险箱钥匙,业者隔天早上就将收到的款项存入银行。哈密玛说,蚬壳总公司限制属下的油站业者每日最多带5万令吉现款存入银行,若途中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将负责最高5万令吉的赔偿。若业者将现金带在身边,而不是往银行存钱途中被打劫,保险公司将不负责有关损失。她认为,公司的系统很严密,而且有保障,所以她不曾将油站每日的收入带返家。“听到涂茹莉带1万4000令吉回家,被匪徒盯上的消息时,我很惊讶。”哈密玛向记者示範该公司的严密保险系统。首先将现金投入“暗格”,“暗格”直通隔壁房的保险箱,业者要到银行时存钱,才打开保险箱取现款。“打开保险箱需要时间,匪徒得手了要快走,不会要胁我们打开保险箱。”她说该油站营业15年,曾遭打劫一次,损失900令吉。她认为劫案虽难防範,但业者必须小心,钱不可露眼。发现顾客行径可疑须有自觉性大马油站业者协会代主席阿都华希说,油站是公共场所,所以其风险性很高,也因此,该协会早前已列出几个要点,提醒油站业者要对行径可疑的顾客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这些要点包括:如果业者发现穿着牛仔外套、骑摩多但不添油的人士,以及进入油站便利店时不脱下头盔的人士时,一定要加倍小心。”他说,各别的石油公司也已指示油站业者勿把太多现款存放在收银柜台。他指出,该会在每3个月的全国油站业者代表会议中一再给予上述的忠告及提醒,希望业者能依据指示去做,以策安全。避免被匪徒盯上不定时去银行存款一些油站业者在营业多年后都有自己一套的提防措施,除了小心及多观察油站周围的安全情况,多数业者都不会选在晚上出现在油站, 或是经常更换前往银行存款的时间,以免被不法之徒盯上。对于涂茹莉的遭遇,他们感到遗憾及惋惜。当中原本24小时营业的油站业者也因涂茹莉遇害事件,而考虑缩短他们的营业时间,减少不幸事件的发生。警将与油站业者对话威南警区主任沙比安受询时表示,本週内威南已有2家油站遭打劫, 警方将在週五(26日)上午11时与区内的油站业者展开对话, 以讨论如何提高油站业者的安全,尤其油站的现款流动大,容易被匪徒盯上。他说,在涂茹莉被杀害后, 警方週二展开检举行动,并检查了一些可疑人士,但他不清楚这些人是否与案件有关, 目前尚在调查。阿都华希今日(週三,9月24日)接受《》访问时说,在这之前,他们也曾劝请业者不可一次性带着油站的一天收入回家,因为有关业者很可能因此在回家途中遇劫。‧2008.09.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