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女儿车祸濒死,父亲把两个女孩拼凑成一个活了下来。

一对女儿车祸濒死,父亲把两个女孩拼凑成一个活了下来。

这故事在我档案里放了十多年。

整理电脑时无意间看到,当年跟还在台大就读研究所的秀淇讨论的画面跃出,我很认真地问,究竟一个人活着还是死了,谁来定义,怎幺定义?!这分两个层面,一个是身体的,一个是精神的,且撇开「行尸走肉」与「精神永存」那种,一个人身体的死亡与否,究竟是怎幺判定的?

我查到的资料,传统上死亡判定的三个特徵:心跳永久停止、呼吸停止以及瞳孔对光的反应消失。但随着医学进步,病患可以藉由仪器辅助,维持住心跳与呼吸,所以死亡判定又有了改变,分别为:心脏死、肺脏死以及脑死。

虽然资料很明确地告诉我死亡的定义,但我天性喜欢提问,尤其是对自己提问,于是我想着:真的是这样吗?有没有例外?科技不断在进步,当AI人工智慧已经进步到AI人工意识了,原本的死亡定义真的还适用吗?会不会有例外?或是意外?

所有的故事都是从意外或例外发展出来的。一对男女相爱,所以结婚,很正常;一对男女相爱了结婚,却发生意外,这是偶发;一对男女彼此憎恨,却结婚了,这是例外──而故事往往就在这里发芽。

如果依照死亡判定,那场车祸肇事者曾贺死了,内出血严重而心跳停止的喜乐死了,头部重创脑死的爱薇其实也死了。死亡人数:三。这是个悲剧,没有例外。但因为两个女孩的父亲有个科技公司,拥有先进科技的支配权,所以他大胆把两个女孩併成一个,像把两个破损娃娃资源回收后拼凑成一个那样,他至少还留下一个女儿。听起来很惊悚,但这不是个恐怖故事。

我真正想探讨的是,科技的进步有时超乎我们预料的快,灵魂跟得上吗?道德标準跟得上吗?我们一路遵循着社会秩序,跟循着一定的轨迹,有朝一日如果被打破了,我们準备好面对了吗?这听起来很遥远、很严肃,但其实不,很近很近的,写《1989一念间》的时候我感觉很深刻,才多久以前,手机还是个奢侈品,而现在呢?我父亲经常跟不上,不明白为什幺孙女在缅甸,想说话就能从手机里看到她?

是的,我真正想说的是,如果这个女孩被拼凑起来了,她是谁?如果以意识来说,灵魂是喜乐,是脑死的爱薇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捐给了喜乐,但若以脸蛋、瞳孔甚或指纹来判定,爱薇完全活下来了,当然还有她身上纹着的爱情图腾,跟男友一起的刺青。

但是从这里去切入太沉重了,绝大多数的人不活在这样的意外或例外里,所以回到根本,爱情与亲情面对这样的科技转变,会产生什幺样的冲突与冲击?

创作就是从不断的自我提问里发展出来的。

提问不管有没有结论,故事展开之后就会自己走出答案,或者在读者心里反射出答案。我开始思考这两个女孩的个性,绝对要大异其趣,拼凑起来才会有趣,但两个人的关係又不能太远,否则最后冲击到的会不关痛痒。渐渐地,我的人物关係图出来了,是对姊妹,而且彼此亲人互相憎恨的一对姊妹。

上编剧课时学员几乎都会问到,怎幺构思故事,会不会没有灵感?别人我不知道,但我不会没灵感,因为我不是靠灵感写作的,我是靠不断地提问,不断地找自己麻烦。甚或有阵子《通灵少女》很火,我还借过一句话:当你是通灵者,鬼就会来找你;当你是个说故事的人,故事就会来找你。

故事的成熟需要时间,而这个故事被摆了十多年,才又被我挖掘出来。同时去年度很热门的一个换脑手术,在十二月举行,这让我不得不提早把故事写下来,就如同我说的,这故事的可能性不遥远,很近很近了。

谢谢淑娟姊、珮华、启楷、雪伦跟中薇帮我写序推荐,谢谢柴姊照顾与看重,更谢谢每个喜欢这个故事的人。我承认这不是个文学性很高的小说,所以我没有找任何一个作家朋友背书,但这肯定是个可读性很强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更期待你们反馈更多意见或想法给我,让我在改编成影视作品时,更丰富完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