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妻密语》是台湾大女人,还是韩国小媳妇?

◎穆香怡(学园传道会同工)

不久前,我们夫妻回台湾亲戚家过节,我拿着刚买的瓶装饮料从外头走进来,便把饮料递给先生。先生接过去喝,只见某位亲戚在一旁打趣,说:「你们韩国都比较大男人喔?饮料拿了就先喝,也不问问老婆要不要来一口。」我听了噗嗤一笑,赶紧澄清,说:「不是这样。我回来的路上已经打开喝了好几口。先喝的人是我啦!」

被误认为苦海小媳妇
我先生在台湾听多了「大男人」,早练就金刚不坏之身,所以对亲戚一言毫不在意,继续喝他的饮料,谈笑自如。倒是我庆幸自己挡下这局,免得先生日后在亲戚的耳闻中平白遭殃。

我也曾听台湾友人抱怨,说我的先生很「大男人」。理由是因为我先生跟他们夫妻说话时,对那个妻子连正眼都没看一下。

记得新婚之初,我们夫妻住在韩国,台湾亲友大概是韩剧看多了,以为我就像电视里苦海中的小媳妇,手拿抹布跪着擦地,天还未亮就要摸黑起床做早饭,每天只能吃冰冷的韩国泡菜,满腹委屈却只能蹲在房里默默拭泪。这种想像,无非是以为我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婆婆,或有一个传说中的韩国大男人老公。

但是我在韩国过得很好。夫妻俩自己住,感情融洽。结婚初期,我跟公婆语言不通,比手划脚都来不及,哪有什幺工夫去衍生婆媳问题。

我们几年前从韩国搬回台湾之后,我也常听街坊邻居称讚先生,说:「妳先生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韩国的大男人耶,他看起来好斯文,笑起来好亲切!」

这些对异文化的刻板印象,导致婚后常有人问:「妳老公是不是很『大男人』?」这个问题就像天外飞来的一枝箭,中箭之人甚至搞不清楚自己为什幺被射穿──除了来自韩国,我先生做了什幺,让他跃身传说中的「大男人」?

韩国婆家的「大女人」
不过,就如同先生在台湾荣登「韩国大男人」宝座,我嫁去韩国,也成了众人眼中的「大女人」。

我们婚后过了两个月,公婆特别挑了一个週末,千里迢迢从南部到首尔来看我们。公婆来访,也是对我这个小媳妇的验收时间。

但是我对韩国菜一窍不通,也不知道怎幺用韩国食材煮成中菜,桌上摆的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泡菜,就连韩国每家必备的压力饭锅我也不会用,煮出来的一锅饭半边糊、半边生。

结果,公婆在我们家吃的第一餐饭,还有劳婆婆亲自下厨。吃完了饭,公婆看我家厨房要什幺没什幺,又兜去超市买了一大袋东西回来。

公婆回老家后,打电话给大姑,伤心地说:「我们儿子实在好可怜,娶了外国媳妇回来,在家连饭都吃不饱!」

韩国人说中国人奉行「女性权位主义」,这个说法,在我这个家事不精通、又拿不出热心来招待公婆的媳妇身上,似乎找到许多证据。

我常常很白目。亲戚聚会时,按辈份应该是我这个小媳妇削水果给大家吃,但是我却和别人一起坐着等吃水果。当婆婆及姑姑们都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我不仅没帮到什幺忙,还在陪外甥玩。我常常该洗碗的时候没洗碗,该为长辈泡咖啡时自顾自地喝咖啡,该帮忙婆婆及姑姑们时,还站在原地发愣。

有一次,婆家亲戚对我说:「听说你们女人气燄都不小,在家都不煮饭,都让老公下厨……」这个嘛,我知道好些台湾家庭不开伙,或者丈夫常下厨。但我只觉得是双薪家庭忙的没空煮,或是因为丈夫对煮菜有兴趣,倒没想过是女性强势所导致。虽然不知道亲戚从哪儿听到这个说法,不过,我的白目之举应该让他对此更加深信不疑。

我在韩国是个异乡人,不管别人看我是个大女人与否,我只感觉自己是个韩国小媳妇。每天的生活都像在闯关,只是未必顺利通关罢了。

究竟我是台湾大女人还是韩国小媳妇?在我们夫妻搬回台湾之后,真相终于大白。

我们来台后第一次回韩国婆家,那时距离我们离开韩国不过一年,曾经熟悉的规矩已令人陌生,我才发现,我对先生的敬重渐渐流失。有一天晚上我刚从厨房忙完出来,看到先生躺在客厅里看电视,跟他说话时,便顺势用脚尖踢他一下。这个小动作引发先生不快,觉得我不尊重他。先生马上指正我,公公也在旁边。

我立刻道歉。我一直把这件事存在心里,因为我也很惊讶自己为什幺要踢那一下?

以敬重之心经营异国婚姻
一个小动作,流露出我心中对丈夫的不尊重。儘管大多时候我们夫妻相敬如宾,但我心底对丈夫这个角色的怠慢、以及唯我独尊的性格,仍在不经心的细节中窜出来。我不喜欢韩国人说我大女人,但我的确是。

我们夫妻结婚迈向第十年,现在的我会把水果削好,还可凭一把水果刀,将果皮削成中间不断的一条龙。我会腌好几种泡菜。我学会在婆家什幺时候要泡咖啡、洗碗、端盘子。我学会主动服事的态度。某一年回韩国探亲,亲戚笑说:「现在终于对妳满意了。」

在韩国看为美德之事,到了台湾,有些人觉得这是因为我嫁给大男人的结果。就像在台湾的新好男人标準,去到韩国,人家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的女人很强势。每个文化都有一套对夫妻角色的看法,虽然有些韩国文化我还是无法全盘接受,至少我可以抱持尊重,而论断的态度有损无益。

到底先生比较大男人,还是我比较大女人?其实这在婚姻中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否放下自己,成全另一半,至终互相成全。

有一年,我们接待韩国亲戚到台湾一游。某一天,先生一时心急,摔破厨房里一只精美的托盘,我赶紧上前扫地、帮忙收拾碎片,什幺都没说。这一幕看在亲戚眼中,事后亲戚对我说:「我一直对你们的文化有不好观感,但是刚才看到妳对先生的尊重,我非常感动。」

其实我只是帮忙扫地而已,并非什幺壮举,但是我没有开口指责丈夫,却深深摸到亲戚的心。原来,先生的家人并不要求我多幺能干,他们在乎的是我有没有尊敬先生。

我也鬆了一口气。我明白,毕竟我不是韩国人,何苦强求自己做成道地的韩国小媳妇?但是我可以收敛自己的大女人习气,学习用一颗敬重丈夫的心,把我们的异国婚姻经营得有声有色。

相关文章:《韩妻密语》丑媳妇现形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