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sten Junius 建筑──最大的能量消耗户

Karsten Junius 建筑──最大的能量消耗户

以最终用途计算,建筑物消耗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能源,更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但建筑业其实有潜力节省最多的能源,甚至在若干情况下有利可图。

顾问公司McKinsey在2007年的研究中便特别提到,假设每次都在最佳的投资时机行动,减排二氧化碳可节省成本,令大部分的措施都能够以有利润的方式执行。例如在服务业,改善通风系统效率有助减少约580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转化为每吨133欧罗的货币收益。

政客正肩负建筑的挑战

全球的政客正了解并掌握可持续建筑的议题,但每个国家或地区对推广环保建筑的力度不一,而且通常透过不同渠道同时进行。一方面,立法者可以引入更严谨的建筑条例,对提高能源效益施加直接影响。

另一方面,可持续发展建筑获得货币补贴及信贷,或甚至利用快速或简化建筑程序许可。最重要的是,公营机构经常担当模範的角色,确保所拥有或租用的设施须遵守更严谨的可持续发展标準。

国家推高国民对环保建筑的需求,因而提高了环保建筑的交易价格,并提供间接资助。而且,更高的能源成本(碳税、EEG再生能源徵税等)亦有正面帮助。

地方经济利益这些利好政策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影响是为地方经济创造价值及就业机会。这影响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初似乎变得更重要。例如,假设在传统的地方使用有效的可持续发展建筑物或设备,可以带来即时的投资,而毋须花巨款从海外进口昂贵的石油。

与其鼓励推动可替代能源热潮,导致资金流出,政府支持扎根地方的建筑行业,为当地企业和人民增值及创造就业机会。因此,政治支持对环保建筑很可能是个长远的承担。

环保建筑推行现况

现时,可持续发展建筑所指的已不止是改善能源效益。第一代环保建筑只着眼于能源效益,但第二代已经发展得更全面。环境方面,在製造建筑物料或建房时消耗的「灰色能源」开始成为更关键的因素。而且人们投放更多的注意力在原材料的运用、拆除的简易性和建筑材料的循环再用能力上。

用家舒适度、灵活性、优良的公共交通网络和卫生的室内环境已日渐成为现今环保建筑概念的重要元素。DGNB(德国)、LEED v4(美国)、BREEAM 2014(英国)、HQE(法国)及MINERGIE Eco(瑞士)等绿色建筑标籤便涵盖了上述所有元素。瑞士嘉盛银行房地产基金的可持续发展评级及策略亦以这个全面的方向为基準。

环保建筑需求殷切

可持续发展建筑所需的多项特质反映品质标準,而且为住户带来即时好处。例如,使用天然建筑材料能减少空气污染,改善室内空气质素,令员工体魄更强健,从而改善及维持工作表现。

正面的企业形象是另一个令公司选择可持续发展建筑的原因。致力推行可持续发展策略的公司会积极选用可持续发展办公室,为相关持份者提供实质证据,证明公司实行的可持续发展策略。英国、美国和德国的报告都显示,这个趋势在金融及法律界尤其普遍。

环保建筑认证亦已成为在房地产市场中脱颖而出的一个重要特徵,这点于高尚住宅的广告中能轻而易见,昂贵的房屋一般附有环保建筑认证。上述好处对这些工资成本高企的公司尤其重要。此外,有效地向公众传达先进的企业形象,对公司而言亦非常重要。

环保建筑更有价值

可持续发展建筑符合现代用家的预期及需要,但环保建筑目前仍然供不应求。由于房地产需要长期投资,加上新建及翻新物业的比例甚低,因此需求过盛的情况需要较长时间才能解决,因此环保建筑的价格亦将会因而持续上扬。

许多集中全球不同地区的研究已显示,环保建筑认证或高能源效益评级的影响,可令持续发展建筑达至更高的成交价。以下为参考例子,美国一项包括1199栋办公大楼的研究显示,与没有环保建筑认证的办公大楼比较,拥有「能源之星」标籤的办公大楼,在租金、出租率及价格(成交价及测量师估价)方面,分别高出5.2%、1.3%及8.5%。

除美国以外,英国、澳洲、法国及瑞士等国家亦有类似研究,得出类似结果,反映可持续发展建筑的价值比传统建筑的高。

收益更高且风险更低

无论是受环境或是经济因素驱使,採用可持续发展建筑标準都对投资者有利,不仅因为回报较高,而且风险亦较低。例如,非可持续发展建筑的空置风险较高。这种趋势在未来会更加明显。一旦市场进入下一个跌市周期,非可持续发展建筑很可能会首当其冲,受空置率上升及成交价下跌影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