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丹娜打破熟女定律 演唱会娜姐后座无人能夺

玛丹娜打破熟女定律 演唱会娜姐后座无人能夺

我跟玛丹娜疏离过一段时间。上次她的音乐陪伴我,已经是十年前的事。那年冬天巴黎发生郊区暴动,我忙着听《娜语录》。

47岁的玛丹娜带着无懈可击的深蹲动作祭出《Hung Up》一曲,用身体证明年近五十的女人依然可以穿上紧身衣,展现极致魅力。她以绝无仅有的方式,挥洒那狂野不羁却又控制得当的奔放能量。玛丹娜尽情拥抱各种边界,不断想像出全新疆域。

后来玛丹娜之所以从我的人生中暂时消失,并不是因为当今最有资格号称玛丹娜第二的女神卡卡,或蕾哈娜、碧昂丝、贝斯蒂朵这些可说出自「玛丹娜工厂」的人物。

比较直接的原因其实是艾美怀斯,然后是爱黛儿。她们的灵感来源与风格都与玛丹娜迥然不同。在玛丹娜主宰天后形象三十年后,流行乐坛似乎在2010年前后终于能大举树立全新的女性歌手风範。

可是去年夏天,当我看到《Bitch I'm Madonna》的MV,我不禁心想:娜姐的后座终究无人能夺。一个年近六十的女人竟然在狂趴现场费劲匍匐,爬到少女背上,打男生屁股,在地上翻滚,然后还疯癫狂笑,大喇喇地宣告:「靠,我可是玛丹娜!」这怎幺回事?

照理说是老不休的行径啊?结果却是如此妙不可言。那情景中真正令人震颤的不是她的胴体——不难想像那副身躯多少经过「修整」,而是她的态度。态度是修整不出来的。

有人一副道貌岸然地酸她:「不肯认老,真悲哀,时候到了就该收山。」然而,却从来没有人会叫乔治克隆尼、克林伊斯威特或哈里逊福特认老收山!彷彿熟龄女性的命运就是躲在角落悲泣昔日风华,黯然凝视新鲜尤物大放异彩。

不!永远的天后这样回答:「我是鸨母,怎样?这里是我卖肉的舞台,我就是要穿丁字裤扭屁股,热吻小鲜妹,踩高跟鞋蹬上少男胴体!」如果异性恋男性有时面对玛丹娜所代表的一切显得不自在,那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她依然有本事激发情慾。

男人总认为熟女或许可以让人心动,但不可能挑起他们的性慾。玛丹娜打破了这道禁忌:她一本初衷地撼动世俗,做她一直在做的事——凡人眼中不该做的事。

巴黎演唱会现场逐渐挤满观众

玛丹娜打破熟女定律 演唱会娜姐后座无人能夺

三十岁以上的人特别多,我们这个世代的人生命中充盈着玛丹娜的形象。音响喇叭传出麦可杰克森的《Wanna Be Startin' Somethin'》。帘幕拉开,巨型萤幕映入眼帘,第一景呈现玛丹娜挨了揍却掩不住耀眼光华的身影,她正与拳王泰森(Mike Tyson)的硕大身影对峙,在「我要展开革命」的字样闪现中,献出一场史诗般决斗。

她的身体起初显得渺小脆弱,有如一只金髮小昆虫,随后却逐渐主宰局面,同时不忘让舞团和特技演员尽情释放光芒。

在玛丹娜的演艺生涯中,我们隐约感觉到她第一次明白身为玛丹娜的意义。她在接受某个媒体採访时表示,这次为演出做準备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拚死拚活。毕竟她是有四个孩子的妈妈,无法一天又要陪小孩又要花六小时练习舞步。但这种泰然自若的权利不正是她靠长年的努力挣来的?

现在的她知道天下已经属于她,没有人能摘下她的后冠。两小时表演中一共出现450套服装、20名舞者,舞台场景从车库换成歌舞厅,再穿插些西班牙风情,让斗牛、巴西和《La Isla Bonita》的活跃节奏共同谱出乱中有序、浑然天成的舞台效果。

当然也少不了她的招牌宗教意象——穿吊带装的修女彷彿「费曼」(Femen)女权运动者,在十字架造型装置上大跳钢管舞。她也不忘用十分钟的表演向恐攻受害者致意,并邀小儿子David上台演唱《救赎之歌》(Redemption Song)。

随后她在《Music》的前奏中悠悠哼起《马赛曲》,乐师同时奏出这首法国国歌的音符。这可能是整场演唱会最令我讶异的一刻,不是因为将近两万名观众随之唱起国歌,更不是因为我的同胞们居然记得那可怕的歌词,使我大受惊吓;而是因为玛丹娜的临场反应。

彷彿台上进行的只是非正式预演,她临时打断所有乐手和舞者,安静聆听观众的歌声。她表现出的情感是真实的:经历过纽约911事件的玛丹娜对去年秋末的巴黎恐攻显然感同身受。

所有笨蛋都恨透了她

玛丹娜打破熟女定律 演唱会娜姐后座无人能夺

我不知道是否在那一刻以前,她就想过要前往共和国广场。总之,离开演唱会场时,她套上雪衣、拉着儿子,于午夜时分赶到那里,因为她想说:「我听到你们的声音了。」在吉他伴奏及一群路人簇拥下,他们唱出《Like a Prayer》、《Ghosttown》及约翰蓝侬名曲《Imagine》。

或许还是有人要酸她爱作秀,但又有什幺更好的地点、更好的时间、更好的乐曲,可以表达她惦念着法国的心意?

我个人倒希望她表现得更戏剧化一些,穿皮革丁字裤上空到场,一手举起「操你的伊斯兰国⋯⋯」的标语,另一手高举「⋯还有民族阵线」,然后大唱欢乐无限的《Holiday》。

因为她所代表的一切,正是恐怖份子在巴黎想要攻击的。我们再怎幺相信人类的矛盾乃至特异本质,也难以想像伊斯兰国高层会在开会空档听《操,我是天后》,就像梵谛冈的肃穆迴廊中绝不可能传出主教哼唱《Papa Don't Preach》的声音。而这正是娜姐厉害之处:所有笨蛋都恨透了她,或者该说:对她惧怕不已。

因为她代表的绝不只是消费主义。多年来,她一直在全球各大表演场上展现她所象徵的女性精神:对抗宗教加诸于女性身上的枷锁,同时却从不放弃心灵的追求。

她以自信满满的「贱货」之姿,大胆提倡所有人类重塑自我身分的权利,婚外生子养育下一代和认养儿童的权利,以及多元文化的交融激荡;她拒绝刻板的性别符号,讚扬同志文化的活力,体现慾望的自由。

她要歌颂身体的本质:身体的存在不是为了生产、生育乃至肉体诱惑,而只是为了浸淫在领受它酣畅移动的快感中,任其充盈狂野激情,表达我们每个人内在那股蓄势待发、甚至不惜离经叛道的能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