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花多少钱买长照?

我们要花多少钱买长照?

老了怎幺办?

「等以后我老了,谁来照顾我?」
当台湾社会的面容飞快老去,此刻中年初老的人,能不及早打算吗?

居家或社区是老人长期照顾的主要场所,十之七、 八是轻度到中度失能,剩下的两成左右则属于重度失能,或是选择入住机构。于是,在公园里推着老人家坐轮椅散步,陪伴老人家就医住院,替老人家拍痰餵饭、把屎把尿的那双手,常常属于一位东南亚女性看护。

长寿的「风险」

亲情无价,照顾却可以计价,用钱购买长照服务,成为许多家庭解决照顾需求的方式,台湾的外籍看护人数,也因此从一九九二年的三百零六人,激增到二○一五年的二十二万人。

对有长照需求的家庭来说,外劳或许不够专业,但至少是个照顾人手,依照政府现行规定,若聘请外籍看护,必须自动放弃绝大多数的政府长照服务。因此,经济能力还算不错的家庭,多半宁可自费购买照顾服务。

周文珍从年轻时就有保险观念,买了医疗险、寿险保单。几年前,商业保险市场出现长期看护险,她就跟保险公司买了一份保单,希望在能力範围内,为自己预约一个较无后顾之忧的晚年。

从前,人们追求长寿,未必能够实现;但现在,人们愈来愈长寿,却发现长寿也会有「风险」,不仅冲击个人及家庭,也使得既有的老人年金等社会保险制度面临破产危机。

多少钱才够用?

截至二○一五年年底,市面上大约有近三十种相关的商业保险,其中,长看险是针对经由专科医师诊断,在无法自行走动、进食、下床、沐浴、如厕、更衣这六种状况中,符合任二至三项以上,须专人长期照顾,且超过九十天观察期时,提供保户失去日常生活能力时的经济保障。

除此之外,还有类长期看护险(类长看险),但其保障範围限制在十三种重大伤病,包括:脑中风、瘫痪、阿兹海默症、渐冻人、重度类风溼性关节炎、巴金森氏症、严重头部伤害等。

长看险或是类长看险,就像医疗险、健康险,愈年轻投保,保费愈便宜;活得愈久,失能、失智风险愈高,愈有可能理赔,保费也就愈高。

两者相较,长看险的保障範围较广,一般年缴保费约六万元至十万元,又因女性的平均寿命高于男性,所以保费负担也相对较高。

不过,长看险和类长看险有个共通点,就是不保本,即使没用到也不能领回保费。只有在出现符合理赔条件的情况时,每个月有两万元至六万元的现金给付。换算下来,大约就是可以请一个外籍看护,或是入住机构的费用。

周文珍说,再怎幺偏僻的乡下,都可以看到东南亚的看护移工,月薪大约两万元出头,这表示,「两万元就是自费照顾能力所及的範围。」

考验口袋深度

商业长看险的保费不便宜,它的现金理赔该多少才够用?这就得看失能程度而定。台湾长期照顾发展协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崔麟祥提供了台北市的参考数字:
重度失能者住在住宿式长照机构,每个月的基本照顾费用大约是三万三千元至四万五千元。

老本比较厚的老人家,住得起每个月四万元至五万元起跳,地段好,还有无障碍环境、居家安全监测、共聘看护、护理师访视的高档老人公寓;至于插着鼻胃管、喉头装了气切管、离不开呼吸器,只能以护理之家、呼吸照顾病房为家的失能者,就得花至少六万元,才能取得医疗协助。

每月不含膳食杂支,费用大约是一万元出头至两万元,中南部地区则会比北部再便如果是卧床瘫痪的重度失能者,就要三万元至四万元月费的住宿养护,不包括膳食营养以及尿布、鼻胃管、尿管等耗材;至于需要医疗辅助介入的重度失能者,住在医院附设的护理之家,月费大约六万元起跳,上看八万元。

社区照顾,每月万元不难

老人家入住机构久了,工作人员多多少少会遇到儿女吵架的状况,最常见的导火线就是分摊照顾费用,这又牵扯到老人家的财产分配,难免会把已经出嫁的女儿捲进来。

还有个容易引起纷争的情况是「远方孝子」,久久才来见一次,不了解退化是不可逆的过程,一来就挑剔东、挑剔西,又出于补偿心理,对照顾方式下指导棋,气得主要照顾的家属抗议:「又不是你(们)在照顾,既然我照顾不来,那你(们)怎幺不自己来顾!」徒增家属与机构之间的困扰。

相较于住机构的花费,请照顾服务员(照服员)到宅服务,或是白天将长辈交託给专人,晚上再接回家的社区照顾,较能兼顾亲情慰藉与经济负担,也有机会把费用控制在每个月一万元以内。

政府经费不足,僧多粥少

长照服务类型愈来愈多元,有时或许还需要民众发挥一些「想像力」,例如:「家庭托顾」把老人家託付给「老人保母」,非亲非故却可以合住照顾的「失智症老人团体家屋」;又,部分县市试办的「小规模多机能」,宛如长照版本的便利商店,混合日间照顾、临时住宿、全天候照顾、喘息服务等各种照顾,一站到位,但服务成本及计价方式都还在发展中。

依照过去的实务经验,周文珍和林依莹都认为,居家服务、社区日间照顾中心(日照中心)、托顾家庭等,需要大量人力,一个月纵使向个案家庭收费两、三万元,其实仍旧不敷成本。

等待长照服务正餐上桌

非政府组织扛起长照服务的半边天,却没有一个觉得只靠政府经费就能完全「罩得住」,而赔本做公益并非长久之计,只能纷纷招募志工、向外募款、自办社会企业,想办法把长照的人力、财力「生出来」;同样地,长照需求者几乎不觉得政府现阶段的长照资源已经足够,不够用时,不是转而自行聘僱外籍看护,就是付费购买照顾服务。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问,对于长照,政府到底做了些什幺?从二○○八年至二○一七年的长期照顾十年计画,提供照顾服务、居家护理、喘息服务、交通接送、社区及居家复健、辅具及无障碍环境、老人营养餐饮、照顾机构,共八大项服务。在二○一五年时,十六万人使用长照需求评估,其中八至九成实际使用长照资源,所花费的金额约五十亿元。

然而王荣璋却如此形容,「这只是试吃,怎幺吃得饱?」
王荣璋认为,相较于超过七十五万的失能人口,「长照服务的正餐还没有上菜!」庞大的照顾需求人口嗷嗷待哺,根本「没吃到」。

吃得到,却吃不饱

即使有吃到,却也有可能「吃不饱」。
举例来说,重度失能者经过评估,一个月可申请最多九十小时的居家照顾,但有些县市人力、财力告缺,相对的时数也会被七折八扣。

何况,长照十年并非「免费上菜」,以最常使用的照顾服务来说,补助的时数依照每个家庭经济能力而有所不同,在核定时数内,低收入户由政府全额补助、中低收入户补助九○%(民众自付一○%)、一般户补助七○%(民众自付三○% )。如果超出政府补助时数,失能者家庭就必须自掏腰包。

再看迫切需要、排名第三的交通接送服务,虽然政府每个月最多可补助重度失能者使用八趟复康巴士的接送服务,但光是定期到医院洗肾、回诊复健都不够用了;至于天天要去日照中心的轻、中度失能长辈,只能麻烦晚辈早晚接送,单就这一点,便足以让人打退堂鼓。

谁来负担费用?

有一派学者摒弃长照保险,主张以税收做为财源,并且估计,若一年有营业税、遗产及赠与税、房地合一税共三百三十亿元的挹注,就可以将现有长照十年升级为十年长照二.○。

十年长照二.○说帖内容,包括:厚植支持家庭照顾者、到宅服务、居家护理、日间照顾、短期临托、餐食服务、交通接送、团体家屋、机构式照顾等长照基础建设,并强化社区式的健康照护、在地社区型多机能整合服务中心,以求能够缩短城乡差距。

长照体系向前衔接预防保健,向后发展在宅临终安宁照护,目的是压缩疾病期间,减少照顾压力。

另一派人士期待大致相同的长照服务内容,却觉得长照财源依赖税收不可靠,还是应该开办长照保险,连同全民健保、国民年金等,架设老年社会安全网,一年固定有一千一百亿元的长照保险收入,长照这条路才能走得长久。

保险、税收,各有利弊

王荣璋批评,长照保险想让「大菜」一次上桌,但资源不可能一次到位,怎幺可能一年就用掉上千亿元?

有的学者还担心,长照突然膨胀成一块大饼,恐怕招来财团觊觎,把长照当成一门好生意,将本求利的商业经营导向,恐怕扼杀小而美、社区在地的长照服务。

王荣璋认为,以税收做为长照财源,才能把财务负担转嫁给高消费能力的人,买得起奢侈品、炒作房地产的投资客,经济能力想必不差,可以为长照多贡献一些;相对来说,从事农林渔牧的初级生产者,几乎不会被转嫁税负。

长照税收可用来发展符合地方需求的长照服务,例如:原乡部落原本就有互助分享的文化,可以透过家庭托顾,由族人照顾部落的老人。不过,这必须先修订《营业税法》、《遗产及赠与税法》,王荣璋解释,依税款来源、专款专用,会违反《财政收支划分法》统收统支的精神。

「把它想像成家里收入,依照用途,装入不同的信封,规定甲信封只能用于甲用途、乙信封只能用于乙用途……」
「不料,突然某天有急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信封里的钱,不能拿来应急,反倒要向别人借钱周转,这不是气死人吗? 专款专用,对于政府的财政调度,就会产生这种问题,」王荣璋说。

但是,赞成採取保险制度的一方则认为,长照保险制的财务较为安定,何况长照服务不一定都要由政府来做,引入民间活水,才能使长照服务遍地开花,更普及、更社区化。

营利、福利拿捏平衡

陈先生照顾中风的太太十六年,前后请过八个外籍看护;他疼惜外劳飘洋过海赚钱养家,可是每次新外劳进来的头半年,基本上都在「新生训练」,根本不懂得如何照顾病人,还让两个孝顺女儿为了照顾母亲,连婚姻都耽搁了,让他觉得很对不起女儿。

陈正芬说,讨论税收和保险的争议,还不如先将长照十年计画中,敌视外籍看护聘僱家庭的排斥条件一笔删去,二十二万外籍聘僱家庭马上有感。劳动部用现成每年五十亿元外籍看护就业安定基金,专款专用于提升外劳照顾品质、培植本国籍照顾人力,才是新的思维。

长照十年计画,公家端出小菜几碟,试吃都不够,未来是否应该开放寿险业者进入长照体系,撒出银弹催生更多长照服务?

借镜日本的经验,起初不开放民间投资,后来在财务压力及经营效能的考量下,还是不得不开放,才有办法扩充服务能量。未来,台湾如果走上这条路,势必也要在营利与福利之间拿捏平衡。

摘自《台湾长照资源地图》

数位编辑整理:邱千瑜
Photo:Takashi .M,CC Licens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