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与小四子》

你知道大哥哥,但你不知道小四子吧?在大哥哥的告别式上,小四子也到场了,他身着一袭素衫,脸上挂着一幅墨镜,司仪单独的唱出他名字,他缓步上前举香。

我在一旁,清楚看着小四子的表情:哀伤、木讷。我不见小四子约莫三十年,自从我上了中学后,离开村子,关于「小四子」的事情我总是听别人说,说他考上大学了、去当兵了、去美国唸书、国外待了好些年… …。总是一段时间,大人们就会说起小四子,却也着墨不多,我零星拼凑着。如今再见到小四子,是在大哥哥的告别式上。Dear E:

你知道大哥哥,但你不知道小四子吧?在大哥哥的告别式上,小四子也到场了,他身着一袭素衫,脸上挂着一幅墨镜,司仪单独的唱出他名字,他缓步上前举香。

我在一旁,清楚看着小四子的表情:哀伤、木讷。我不见小四子约莫三十年,自从我上了中学后,离开村子,关于「小四子」的事情我总是听别人说,说他考上大学了、去当兵了、去美国唸书、国外待了好些年… …。总是一段时间,大人们就会说起小四子,却也着墨不多,我零星拼凑着。如今再见到小四子,是在大哥哥的告别式上。

你大该不清楚小四子和大哥哥之间的关係。他俩同年,大我九岁,小四子的家在村里我们那一条巷子的中间段,大哥哥则住在巷子尾,两家背景相当,父亲都属外省、军人,民国三十七年随部队来台,进住那一片眷村,彼此经历着台湾相似的经济水平、物质条件的时代,曾经迷恋着中国武侠、美国西部牛仔的电影,俩人也都热爱在绒布西装上补丁,哼着披头四的「Yellow Submarine」,聊着共同的时代话题;当然,两人也同样经历了高中联考、大学联考。

我印象中,大哥哥十分用功,唸国中期间总是每晚到我家里让我父亲教他数学,成绩名列前茅;但是,那个时候的小四子学习状况如何,我不十分理解,但听说他聪明,一篇课文单字能片刻背下。高中联考后,大哥哥、小四子分别考取不同区域前三志愿高中,在当时的村里是一件大事儿;不过,后来两人同年报考大学,事情就没那幺顺利。在那个大学录取率只有五分之一的年代,大哥哥突围的上了国立大学,小四子却名落孙山… …。

记得是个夏天傍晚,大学联考放榜后的几个小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巷弄间玩耍;突然的,我看见我大伯﹝音:杯;大哥哥的父亲﹞在他家院子的那颗芭乐树上、朝巷子外高高吊起一大串像极红色辣椒的鞭炮,并手持线香、燃起引信;顷刻间,一条小小的巷子让响彻全村的鞭炮声给填满,同时白浓浓的烟花像大水溃堤一般四处扩散,我两手死命摀住耳朵、跟着开心,待鞭炮声停住,我立刻钻进那一片未散尽的烟团儿里,捡拾地上方才没有燃上的小鞭炮,并且塞满一口袋… …我事后开心奔着、回家告诉我父亲关于大哥哥考上大学的事情;孰料,父亲的表情木然,缓缓说道:「不知那鞭炮声听在小四子的耳里什幺滋味?… …几家欢乐,几家愁啊!」我那时不知怎幺的,脑袋出现着小四子缩着身体,在他家的一处角落独自听着鞭炮声,并且小声啜泣的画面… …。小四子是隔年考取大学的。

前些日子,当大哥哥明白病魔缠身难以治癒后,据说小四子前去探望,并且抱着我骨瘦如柴的大哥哥嚎啕大哭了一场。

当大哥哥的告别式上,小四子举香致意时,我眼前不经意的闪烁着三十年前夏日午后那一场满是烟硝、碎花、鞭炮声的巷子。… …除了我,或许没人再想起那些当年的故事,一切彷彿没入时间的长河,徒留时代的记忆而已。

好多过去的事,我慢慢再告诉你。

天凉 保重
S

作者:单炜明-岭东科技大学-图书馆馆长

《大哥哥与小四子》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