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孝女攀7山寻母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孝女攀7山寻母(槟城讯)为寻找2年前在山区失纵的母亲,方碧睑庥氻F所有办法。她曾翻山越岭仔细找遍槟岛7座山,也曾印製1000张寻人海报在槟鸟市区四处张贴,甚至跨越槟岛海峡到北海,每天不分昼夜地寻找,只有一个念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寻母心切的她,2年来不曾放弃寻找母亲,从张贴寻母海报、跑遍槟威各老人院和医院、找州议员协助、求神问卜,甚至上山与山神“谈判”等寻找母亲下落,无奈还是一无所获,让她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由于妈妈在丹绒武雅一带的山区失蹤,我甚至到山上与山神‘谈判’,求山神让妈妈平安回来,但还是没有妈妈消息。”碧玲还试过找专人算塔罗牌,但却抽中“死神”,让她更心急如焚。2年前在山区失蹤失蹤了2年的60岁老妇方秀婷至今还是音讯全无,独女方碧玲内心始终抱着乐观想法,坚信母亲尚在人间。“身为儿女,每一天都应该孝敬老人家,只要一天没找到,我都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找到她为止,然后和她度过温馨的新年。”“去年梦到母亲变成了骨骸,更让我心胆俱裂;那几天我一闭上眼就心慌,担心她在哪个角落已经遭遇了不测。”母亲失蹤后,彷彿也把碧玲的心神带走,她这些日子坐立难安,满脑子只想赶快把妈妈找回来。老妇只懂称自己“婷”母亲方秀婷(H'ng Seiw Teen)患有严重失忆症、表达能力欠佳,她平时口齿不伶俐,无法说完整句话,连自已的名字也只懂得说“婷”(Teen)一个字。她在2年前带着一双运动鞋离家后就失蹤至今。她是否还活着?这是女儿心中最大的问号。眼看年关将近,对碧玲来说,却又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新年。去年,她虽在焦虑中度过了新年,一年后的今天,她依然等待奇迹,希望妈妈平安回来与她度过佳节。“如果是我们做错了甚幺,上天若要惩罚,就报在我这个作女儿的身上。妈妈甚幺都不懂,而且年事已高,我真的不想她再受苦了。”言语中尽是疼惜母亲的孝心。她表示,如果妈妈健康归来,她第一件事是就是紧抱妈妈,感受她身上的温度和填补这两年浓浓的思念。“死,要见遗体”女:我绝不放弃无论方妈妈是否安然无恙,或已遭遇不测,碧玲坚持要看到母亲的遗体才肯相信,至少身为女儿的她可为妈妈处理后事。“妈妈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从我懂事起,她就体弱多病,从没度过一天好日子。希望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找到她,好好孝顺她!”语毕,她眼眶已经红了……这2年来,碧玲对母亲的思念从没减少,她天天都在祷告母亲平安回来。眼前的碧玲打扮时髦高贵,但却掩盖不了这2年因奔波失眠而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和憔悴的容颜。碧玲曾好几次接到热心人士的通知,表示在某处看到妈妈,但去到约定地点后,才发现只是人有相似,满怀希望的心又坠入谷底。儘管如此,她还是不肯放弃,结果是如何,她都想要知道。每次看到路上有年老的老妇,她总是不自觉地跑上前去,希望回过头来的,就是她寻觅己久的老母。“虽不懂表达母爱”女:妈妈仍是最亲碧玲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和婆婆、母亲相依为命。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婆婆也总是三缄其口,不肯透露些许关于她爸爸的点滴。碧玲自小就被人轻视、讥笑没有爸爸,妈妈却因为不懂得表达母爱,使少了父爱的碧玲更觉得自己缺乏家庭温暖。虽然如此,碧玲并没有埋怨母亲给了她这样的童年;长大后的碧玲已接受命运安排,对母亲和婆婆也克尽孝道。她结婚后,搬离婆家,留下母亲与婆婆同住,但她仍时常回家探望两老,给他们家用。婆婆在4、5年前离世后,碧玲更经常会娘家探望母亲,带她去吃最喜欢的食物。“不管妈妈有没有尽到为人母的责任,她始终都是我最亲密的亲人,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她。”碧玲表示,老母亲有病在身,每当农曆初一、十五,她就会发病、出现异状,但从不伤害人。碧玲担心母亲这2年来吃不好、穿不暖,生病也不懂得告诉别人,想到母亲可能面对的种种困境,碧玲就心疼得不能自己。“如果好心人士能帮我找回妈妈,我一定会设法酬谢他。”任何人若有方秀婷的消息,请儘快联络方碧玲姐夫王先生012-4081210。新闻背景失蹤时穿紫衣棕裤方秀婷是在下午约3时,身穿浅紫色上衣和浅棕色长裤,手提一个装有运动鞋的袋子离家后,一去不回。她的身分证、现钱等都没拿。据她的独女方碧玲表示,母亲平时常到组屋楼下散步,但都没有去太远的地方,组屋的居民都认识母亲。当时有邻居看到她母亲下楼后走向巴士车站,但她有没有上巴士却不得而知。方碧玲发现母亲彻夜未归后,即到丹绒道光警局报案。这2年来,方秀婷仍完全没有音讯。.2007/02/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