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阿窿虐打曾想死‧男子念佛等机会重生

被阿窿虐打曾想死‧男子念佛等机会重生独家专访:刘佩珍(雪兰莪‧鹅唛)遭大耳窿禁锢牢房53天的27岁陈姓受害者,虽然被禁锢期间经常遭阿窿虐打,但却拥有顽强的毅力,还不断劝勉先后被禁锢在同一间房的男女室友,不要自寻短见,继续撑下去。这名来自昔加末的陈姓男子,被警方救出后向《》指出,他被阿窿押进牢房时,先是与一名30余岁的女受害者同房。女受害还清债务获释后,阿窿又掳了吴姓受害者进来。“这两名受害者被禁锢时,和我面对一样的遭遇,常遭阿窿以藤鞭和木棍殴打。阿窿还拍下我们的照片,然后通过多媒体讯息传给我们的家人看。”他说,先后被禁锢的男女受害者,遭禁锢期间不断地以泪洗脸,而且因无法忍受阿窿的威迫和虐待,想自杀一了百了。开解2被囚者“他们已感到心灰意冷。为了打消他们自杀的念头,我唯有不断地开解他们,与他们聊天谈心,还教他们念佛经,纾解心中的郁闷。”陈氏说,在这段度日如年的日子里,虽然难熬,但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让他面壁思过,回想以往所做过的一切,和所做过的错事。他和两名受害者一样,多次想在牢房内自杀,结束宝贵的生命,但经过不断地自我反省后,他决定要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下定决心在被放出来后,重新做人。“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我几时才会放出来,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相信家人会把我救出,我一定会平安回家。”他也说,在4名受害者当中,他最常遭阿窿虐打,因为禁锢期间,他的家人没有替他还债,但他还是默默地忍受,等待重生的机会。他指出,他被禁锢在牢房后,就从来没有踏出门外一步,一直关在密不透风的室内。当他被警方救出的那一刻,他和另两名受害者都如释重负,鬆了一口气。撕衣抹地打发时间陈氏说,他本身是个很爱乾净的人,所以他在牢房内把衣服两边的袖子撕开,一块用来洗脸抹身,一块则用来抹地。他说,他与女受害者被禁锢在同一间牢房时,因为无所事事,所以都会打扫扣留室,保持环境的清洁,顺便打发时间。不过,女受害者被释放,吴姓受害者进来后,打扫的工作就他一人负责。由于扣留室内的空调不好,而且很污浊,所以他和两名受害者被释放出来后,皮肤因敏感而出现红斑脱皮,但无大碍。获释即向父母忏悔陈氏说,他的性格比较内向,把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不敢告诉父母。但经过此事后,他才知道亲情的可贵。他被释放出来回到家,就立即向父母忏悔。他说:“家始终是最温暖的。”离乡背井到隆市工作多年的他,也决定留在家乡发展,不要再回吉隆坡。他也解释说,他的家人在禁锢期间没有汇钱给阿窿,是因为家人觉得阿窿的做法非常没有人道,所以宁愿先报警让警方彻查。获救身无分文警给钱买饭陈氏说,他被阿窿禁锢时,钱包括手机已遭对方没收,所以警方救出当天已身无分文,但警方在录完他的口供后,还私下给他钱买饭吃和载他去巴士站搭巴士回家。他道出,有多位警官在向他录取口供后,知道他的困境,还私下给他钱解决三餐及买车票让他回昔加末住家。他也说,由于他来自外州,从家乡去警局录取口供时,他原本想寄宿在警局,但服务周到的警方人员,却私下合资钱租了一间酒店房给他住宿。“不但如此,警察也很照顾我和另两名受害者,我们安全也受到保障,每次安排认人程序或录取口供,警方都会派员来到我们的家,载我们到警局录取口供。”提到他与另两名受害者能够重见天日,陈氏说,若不是警察的协助,他们现在可能还关在牢房。“我们都很感激警方人员,所以我们会与警方合作,全面配合。”7天吃完麵包喝自来水充饑被关在牢房53天的陈氏说,阿窿每隔一週或两週,才会送一条面包来给他们。起初,他还以为阿窿每週会送麵包来,结果在7天内就将麵包吃完,之后却挨饿,喝自来水充饑。他指出,他经过挨饿“教训”后,每一次阿窿送来麵包后,他都懂得“先分配”的道理,所以他一天只敢吃一两片麵包,以确保不会饿肚子。此外,陈氏说,他被禁锢期间,根本睡不好。自其中一名吴姓受害者进来牢房后,吴氏的鼻鼾声更吵得他无法入眠。“吴氏的鼻鼾声连隔壁房也听到,而且他醒来后经常会哭,所以我每天都睡不到3小时。”分不清昼夜靠问阿窿记日期陈氏说,禁锢在牢房53天,每次阿窿进来“探望”他们时,他都会问阿窿当天的日期和时间,然后把它记在脑海里。他深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获救,届时就会告诉警方他被阿窿虐待的经过。他指出,在牢房的日子,感觉上时间过得特别慢,而且已分不清白天昼夜。因此,每次阿窿进来时,他都会问阿窿当天的日期和时间。“我很清楚及记得阿窿几时来过牢房,几时送麵包来给我和室友吃,还有几时鞭打我。”他说,他深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获得释放,所以他把阿窿如何对待他的纪录,都记在脑海里,以便日后报案时,可以一一告诉警方。借1000只获480元当记者问他为何向大耳窿借贷时,陈氏娓娓道出,他是与认识多年的老友合股做生意赚钱。他储蓄的钱不多,唯有向大耳窿借贷,结果越欠越多。祸不单行的是,他的友人竟捲款而逃。他说,阿窿不停的追债,他为了“补洞”,共向了4组阿窿借贷,但却没有能力还。“我的家人原本也不知道我借钱,但阿窿却致电给我的家人追债。我的父母知道后,有从家乡汇钱替我还一组阿窿的贷款。”他透露,他共欠4组阿窿逾5000令吉。他向其他阿窿借贷1000令吉,在扣除手续费后,只获得700令吉;而禁锢他的那组阿窿给最少,扣除杂费,虽借贷1000令吉,但他只获得480令吉。他说,他向多组阿窿贷款后,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还债,有时唯有拖欠阿窿的钱他指出,在4月初,阿窿致电给他到油站谈判。他到油站时,阿窿就叫他上车,并说老闆(阿窿主管)有事要跟他谈,岂料却被载到扣留室内禁锢。劝女受害者勿轻生陈氏与女受害者禁锢在同一间牢房时,互相谈心事。女受害者还与他交换手机号码,以便出来后能够保持联络。他说,30余岁的女受害者因无法还卡债,而向大耳窿借贷。不过,他澄清女受害者并没有遭阿窿脱裤鞭打。当时,女受害者曾多次想自杀,他就教她念佛经,以抛开寻死的念头。他说,女受害者被释放的那一天,他也替她感到很开心,而且还依依不舍。不过,目前为止,他还未与女受害者联络上。【热点新闻:严打“大耳窿”】‧2009.06.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