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见证主

◎顾美芬(中华信义神学院兼任老师)

今年很快乐的一件事,就是接到一封来自福音封闭地区的信,这位编辑想要转载我翻译的一本书,他说:「本地区教会现在的问题是,各种异端猖獗,神学水準不够有深度,也不够有影响力」。我们无法进入的地区,若能提供文字上的帮助,这个影响是对成千上万人的。

文字的力量广大
文字的影响力是超过空间、时间的。我们传福音,除了大型布道会,有时候一次只能对一个人讲,但透过文字,在遥远的地方,可能有许多人可以读到,也许我们去世很多年,所写的东西还是继续说话,继续为主作见证。

我回台湾时写的第一篇文章,是父亲信主的见证,那是在1995年,当时我买了一本天恩出版社苏文峰、苏文安编写的《你也可以动笔–写作事奉手册》来看,祷告后,清楚知道这是我可以从事的服事之一。

投稿论坛报后,竟然登出来了,兴奋之余,我将心愿告诉神,以后每次发表一篇文章,我就写下一篇,这十四年来没有停过。时雨基金会出版的涤然师母大作《与文共舞–把你的笔献给主》也给我很多激励,让我愿意学习将笔,或是现在的电脑,戏给主。

我也常常遇到不认识的人,告诉我因为某篇文章,或某本书,而有生命的改变,甚至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想也有很多是我永远不会知道的回应。就算一点点的回应,对于文字工作者而言,也是很大的激励。

我们传福音是不论得时不得时都要作,但我们撒种,也希望看到收成,文字工作的收成可能我们自己看不到,但影响是很广、很深、很远的,这是一个值得的投资,在天上会有奖赏。

去年我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回应,就是很多年前小组里有位姐妹对神有很多抱怨,我写了一封长信给她,她说看了几行就丢到垃圾桶,这可是「真的信」丢到「真的垃圾桶」,不是电脑的资源回收筒,那时候还都是手写的信,手写的稿。

过了大约十年之久,她被主寻回,也去了美国,去年回台时一直想找我,因为很想知道我那封信到底写了什幺。后来竟然很意外地透过别人找到我,奉献了一大笔金钱给我所服事的机构,我想,这真是一字千金啊!我完全不记得的一封信,她却一直记得,或可说,神一直记得。

我们都有故事
很多人因为宣教士的故事,受感动而得激励,很多人因为看见别人信主的故事而愿意踏进教会。我们都有故事,可以见证主的恩典,其实我常常都写日常生活的文章,这是大家都可以写的,从自己做父母、工作环境、亲人遭遇写起,这些日常生活的体会,常常是最感动人的传福音方式之一,是活生生的见证。我也常鼓励人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投稿,可以给更多人帮助。

当我们为人祷告,请人吃饭,如果能加上自己的见证,是最有说服力的,如果你不会说,可以用写的。写得救见证就是最好的开始,可以包括信主前,信主后,信主的经过,与一段帮助你信主的经文。当我们有愿意的心,神会让我们有更多操练的机会,也会让创意源源不绝,这都来自神的恩典。神有丰富供应,使我们越给人,祂就越给我们,因为一切创造力是从神来的。

没文字事工 就无圣经
前阵子电脑的储存出点问题,很多档案都不见了,当下当然会着急,十几年的心血可能就此消失,但后来转念之间变得很高兴,因为我的档案都在别人那里有备份存放,因为都是为别人写的,都是寄给别人的。其实,电脑的储存消失不见时,人脑的记忆犹存,我们是不是愿意用笔,或是用电脑写出能够刻画在人心里的东西?我们今天能有圣经,是先圣先贤受圣灵感动写下来的,如果没有文字事工,我们不会有圣经;没有翻译工作,很多民族不会有自己语言的圣经。

今天,大陆有十三亿人口,再加上全球华人数千万,数目远超过说英语的美国及英国人口,因此华语使用人口基本上就佔了世界前二名。我们会用中文读、写、听、说,是多幺值得感恩的事,其中必有神的美意与使命,我们可以跟千千万万用中文的人沟通,这是我们的机会。

许多宣教士要先辛苦地学会华语,才能进入封闭地区传福音,我们可以不用学华语,甚至不用离开本地,文字事奉便可以将福音传到许多华人的心中。如果你以前写过作文,你也信主、生命有改变,就可以用文字为主作见证传福音。「(施洗)约翰一件神蹟没有行过,但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约翰福音十章41节)。

而使徒约翰所写的福音,包括最有名的一段经文:「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三章16节),曾经使千万人因此信主得救。我们也可能没有行过神蹟,但我们指着耶稣基督的一切话,或是一切写作,都是真的,这就是用文字做见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