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疗护助末期病患安乐活

安宁疗护助末期病患安乐活(槟城讯)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每个人都会有面对死亡的那一刻,那幺,如何才能安详地迎接死亡呢?来自台湾的许礼安医生表示,安宁疗护可援助末期病患在想尽办法减轻痛苦之时,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让他们可以在活着的时候可以更安乐地过活。思考死亡认真活在当下许礼安医生指出,在健康时就要思考死亡这件事,人们过去的态度就是对死亡避而不谈。死亡与恐怖电影里的怪物很像,只要它出现,多看几眼就不会觉得它恐怖,相反的,若它一直躲在暗处不出现,不知道它的长相,心里就会有股莫名的恐惧感。死亡也一样,越避而不谈就变得越来越恐怖,变成台面下的怪物。“日常生活中本来就充满死亡,每天的新闻里都会有人死,只是死的人是别人。如果有一天死的是我们的亲人,一定会有反应,因为生离死别有亲疏远近的关係,关係越密切,悲伤也就越严重。”他强调,死亡一点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在死亡来临之前打算怎样活着。“我们没办法预测死亡,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如果把终点放在很遥远时,现在做的事情就会变得不太重要。”他说,大部份的人称活着为“暂时还没死”,生死学教的是“真正认真的活着”,而不是只是“暂时还没死”。“面对末期病人与家属,要有宽容的态度,即基本人性。亲人过世哪有不悲伤的道理?但我们所有安慰的话:不要太难过、不要再哭了、节哀顺变、人死不能複生……,这些都是错的。此时无声胜有声,肢体语言很重要。如果跟悲伤者的关係很熟,可以抱着一起哭,或者握握对方的手或拍拍肩膀,或只是默默的陪伴就足够了。”理智安慰家属或反效果他认为,理智上承认人总会死,但情感上不能接受现在会死的是我们的亲人。面临生离死别一定会有情绪,尤其是面对亲人离世,家属一定是处于情感与情绪当中,但常常用理智的言语去安慰家属,或会引起反效果。他说,心理学把情绪分正向与负向,这也是错的。愤怒、忧郁和悲伤属于负向,可是因为被归为负向而要赶快回归正向,但假如遇到不公不予的事情可以不愤怒吗?遇到挫折打击可以不忧郁?遇到生离死别可以不悲伤吗?当遇到类似状况时,情绪一定会来,这就是基本人性。他举例,有时医务人员会说病人的脾气怎幺那幺暴躁不配合,但尝试站在病人的处境里去想,伤口溃烂疼痛,脾气也不可能会好。尊重末期病患个别差异他分享说,曾有末期病患向他投诉说穿了病人服后觉得缺乏安全感难以入眠,要求换上自己的睡衣,否则就得服用安眠药。后来,他允许该名病患穿自己的睡衣,但却被院方指责破坏医院规则。他认为,“安宁疗护最重要的是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个别差异,不过,若一旦要尊重患者的个别差异就得推翻医院的管理规则。医务人员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对他人受苦的敏感度,即不忍心看到病人或其家属受苦,若对病人的痛苦无动于衷,就不够资格当医务人员。尊重患者自主权勿隐瞒病情许礼安医生强调,要尊重患者的自主权与个别差异,就不要隐瞒病情,在整个华裔世界的态度里通常都会隐瞒病情,隐瞒的结果就是不能让病人做出正确的判断。“末期病人要不要做治疗,牵涉到生命的态度。如果没有增加生命的意义,反而延长痛苦,应该让患者自己做决定,因为是患者本身要承受后果。日常生活有那幺多不如意,怎幺会每个患者都会好呢?”他指出,伦理上,第一个考虑病人的利益,第二个考虑病人是不是为了某种原因而决定放弃自己治疗的利益。所以依照伦理的顺位,要不要治疗还是以病人的利益为出发点,应该站在病人的立场,而不是为了家属考虑的立场。有些病人是属于缺爱症候群,他举例,有个病人的家属不常来探望,所以趁家人一来就在他的面前说:“医生啊,你赶快打一针给我死,我不想拖累我的孩子啊……”表面上是讲给医生听,主要却是讲给孩子听,希望可以听到孩子给一些保证,如说:“老爸,我不会牺牲掉您,会照顾您到最后……”,这是一种的亲情呼唤。难忍丧偶打击悲伤关怀很重要很多人都难以承受丧偶的打击,前阵子我国就有夫伴妻尸共眠35天、难忍丧妻痛夫坠楼死等个案发生,要如何从中调适,才能避免悲剧重演?许礼安医生表示,人活在关係之中,也死在关係之中,家属的悲伤关怀很重要。“假如你的世界只剩下这个人,他离开了,就会觉得无法单独活在世界里,就要设法跟某种人事物有关係,不然就觉得孤单了,比较不能活下去。”他说,安宁疗护是一个团队在陪伴家属,亲人过世了,还有这个团队或志工在陪伴家属,就不会感到孤单,尤其是末期病人的家属,已经建立成一种关係,如把他们当成朋友,让他们感到不孤独。子女常不在身边更感孤单他指出,现在的年轻一代都往外头跑了,只有家里发生状况才赶回来。如果平常老人家有感受到子女的陪伴或支持,理论上是不会轻易就跟随老伴的步伐离开人世。通常都是只有一种状态,就是子女不常在身边,逐渐变陌生,即所谓的“空巢期”,虽然是有子女但实际上就只有这两个老人在家,会选择“跳下去”就是心里感到很孤单,如果想到“子女对我很好”,就不会跳下去。他说,赶回来就是要做个样子给邻居或亲友看,这就是某种社会观念。“在台湾,很多家属都说要留病人一口气回家,其实在医院已经走了(病人逝世了),说要留一口气回家只是要做给左右邻居看,因为社会舆论的压力一定会压过来。”家属平日应多陪伴患者很多家属都认为要在末期患者最后一刻时要赶到送终,却没有想过最重要的是前面的陪伴,而不是最后的一刻。许礼安医生强调,应该无时无刻地陪伴患者,才不会让患者感孤单。“身为孩子的平时就要多陪伴父母,即使是老人家卧病在床,清醒时不赶回来,等到昏迷时才赶回来,已经是没有用了。”他分享了一个真实故事:一个妈妈可以养大10个孩子,但10个孩子养不起一个妈妈。有个末期患者阿嬷,经过治疗后只需服用药物,一切活动可自理,阿嬷想出院回家,于是院方找阿嬷的孩子,老三推给老二,老二推给老大,老大只说了一句话:“等我妈死了再带回家。”其实阿嬷有10个孩子,一个人辛辛苦苦养大10个小孩,人还好好的却回不了家。“社会有个错误的观念,觉得末期病人一定要关在安宁病房关到死,其实安宁病房只是个中途休息站,并不是终点站。”他说,只要有人陪伴,患者就不会感到孤单,陪伴是最简单的方法,却是很难做到。“很多家属喜欢週末假日时一窝蜂来,其实可以分批轮班,即一三五或二四六,让病人觉得并不是时常孤单一个人。”解除病人痛苦不是解决生命在台湾从事安宁疗护工作18年的许礼安医生透露,安宁疗护与安乐死的最大差别是在于让病人如何离开人世。“安乐死是基于病人活得很痛苦而干脆把他给弄死,但这样说不对的,医生应该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不是直接解决他的生命,安宁疗护则是明知道病人不会好起来,但试着让他在减轻痛苦之下离开。”他说,在安宁界有句名言:凡事希望有最好的结果,但别忘了同时要做最坏的打算。有这样的心理準备,才能减缓死亡突然带来的冲击。“每个人的最坏打算是当自己有一天倒下来躺在病床上时,连自我了断的能力都没有,但又得不到很好的照顾,那个时候,是不是还有本事在自己不能动的情况下,能活得安详自在,面带笑容?这是每个人最后及重大的考验。”/良医‧报导:雷淑贞‧2013.12.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