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传奇》走过120年 看见大溪国小历史光影

大溪传奇》走过120年  看见大溪国小历史光影
大溪国小 120 年校史岁月为圆心,牵连起地方紧密人际网络的大溪,才能拥有的独特风景。从1908 年(明治 41 年),「学田六君子」吕鹰扬、吕建邦、王式璋、江建臣、黄炳南、黄玉麟等六位仕绅,百年以来,大溪国小培育出无数优秀学子,近年许多大溪人熟悉的名字,「大房豆干」创始人黄伯辉、「木头博士」李顺益,都是出自大溪国小,校友黄日香故事馆负责人黄淑君认为,大溪国小在许多大溪人的心中,或许会渐渐成为一种地标般的存在, 无论离家多远、多久,回到故乡仍能找到一个不变的地方。

位于登龙路上的大溪国小,邻近热闹的和平老街,与汇聚在地人日常所需的中央路,校门口有着两层楼高、校园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仿老街的牌楼立面巍峨矗立。葱郁树影摇曳间,透露着这所老学校的百年历史,走过草创、战火与社会形态变迁,它依然在这里守候,凝视着大溪孩子们上下学的身影,一如过去的每一天。

地方耆老仕绅心繫兴学

在笑声与琅琅读书声背后,这所拥有 120 年历史的学校,其身世要由日治时期的「台北国语传习所大嵙崁分教场」讲起。1897 年(明治 30 年),已在台湾确立政权的日本政府,开始于各地设立「国语传习所」,进行台日语言的翻译研究,同时也传授日语课程。

当时,于旧新南街上设有私塾讲授汉学的乡绅吕鹰扬, 与关心地方教育普及的吕建邦等人,决定趁相关政府官员到大溪视察教育事务时,向他们提出兴办教育场所的构想,双方几经讨论,终于在该年的 11 月 6 日,成立台北国语传习所大嵙崁分教场,于旧新南街上借用民房,是为学校前身。隔年,日本政权在台湾正式推动小学校与公学校教育,地方耆老与仕绅,如吕鹰扬、吕建邦、黄炳南、简送德、李赓飏、王式璋、廖希珍、林维龙、江次德等人,决定组织建校委员会以申请设校,终于在同年获准,以「大嵙崁公学校」之名, 正式踏出地方新式教育的第一步。

回首校史,许多地方人士的无私奉献,正是这所百年学校,之所以能逐渐站稳脚步的重要关键,「学田六君子」即是一例。1908 年(明治 41 年),「学田学务委员会」为了协助筹措营运学校资金而成立,吕鹰扬、吕建邦、王式璋、江建臣、黄炳南(后由其子黄石添实际负责学田的开垦事务)、黄玉麟等六位仕绅,在教育、商业、地方自治活动上均活跃而有所成就,六人基于对地方教育的热忱,将共有开垦权、位于阿姆坪地区 60 余甲的土地赠与学校作为「学田」,意即田地开垦的全部所得,将提供给学校营运所用。直到现在,这件事仍为许多大溪人津津乐道,问起时、常是手往石门水库的方向一指,就说道:「以前我们叫那个是学田六君子……。」

走过草创的校舍变迁

1901 年(明治 34 年),由于新南街的民房教室过于简陋,为了因应已渐趋完善的学校规模,校方首先选择在上街(昔邮局旁镇公所职员宿舍)兴建新教室,这批第二代教室陪伴学生们近二十年,直到1919 年(大正 8 年),随着学生人数稳定增加,校舍空间也逐渐饱和,校方与担任学务委员的仕绅们,决定开始寻觅第三处校地。

在此我们稍停一下,将时光往前拨动,暂时回到清末所属的 1843 年,商业望族林本源家族,于大嵙崁街区选定了上街与下街间的土地,开始建筑宅邸「通议第」,这座大型城邸的腹地涵盖了今天的大溪国小与大溪运动公园,有着可观的建筑量体与坚固的大型石墙,曾在 1895 年乙未战争的抗日冲突中,提供给当地居民作为避难所,可惜在战时的猛烈砲火与后续的人为拆除中,城邸大部分建筑均已遭到毁损, 至今只留下部分遗迹。

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1919 年(大正 8 年),需要新校舍以容纳更多学生的学校,由江建臣、吕建邦等学务委员出面,商请林本源家族提供校地,终于正式落脚于通议第原址左侧,也就是现今所见的位置上。

历经战火的空间记忆

1921 年(大正 10 年),大嵙崁公学校改名为「大溪公学校」,在度过一段相对平稳的日子后,随着世界时局的激烈动荡,日本积极加强在台湾的皇民化运动,大溪公学校又于1941 年(昭和 16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再度改名为「大溪宫前国民学校」,宫前亦即神社之前, 学生会定期由教师带领到神社参拜,以培养对日本及其天皇的忠诚,这也成了当时小学生们的共同记忆。

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动乱与阴影,无法避免地影响着台湾,1945年( 民国 34 年),因北部的台大医院受到战火波及,不得不南迁、借用当时的国小校舍作为临时医院与避难所,邻近学校的黄伯辉与李诗益两家,也将一部份的房子出借作为医师宿舍使用。为了不使教育完全停顿, 师生们将上课地点移至部分庙宇与民房,据资深教师、当时就读四年级的江怡德回忆,在被分配到月眉三合院上课的日子里,儘管有了暂时的教室,但经常当他们走在往月眉的路上,空袭警报就会突然响起,学生们不得不赶快掉头回家,或跳进大水沟里躲避。

在大时代的动荡中,断断续续却仍坚持着学习,江怡德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了大溪宫前国民学校的最后时光, 随着台湾光复,变成了「大溪国民学校」的五年级学生。

校园中不变的感情与精神
从日治时期一路走到台湾光复以后,许多时光与景色如页页课本,从孩子们的指尖翻过。大溪国民学校于1968年(民国 57 年),推行九年国民义务教育后,又一次改名为「大溪国民小学」,并以这个名字继续旅程。

百年以来,大溪国小培育出无数优秀学子,他们也回过头来成为学校继续坚实教育基础的重要力量,以几波校园建设工程为例,我们可以在其中看见许多大溪人熟悉的名字,如「大房豆干」创始人、时任里长的黄伯辉,就曾积极协助建设募款与监工;以及有「木头博士」之称,出身木作与建筑的李顺益,也曾为学校设计校舍,在至今仍保留着的老照片与旧设计图中,彷彿能看见他们对学校深厚的情感与温暖记忆。

2007 年(民国96 年),与 110 週年校庆一同完成的老旧校舍整建计画,奠定了现今我们所见的大溪国小校园模样。然而无论校舍与教室如何改建更新,始终不变的,是伴随校史流传至今的精神,以及在人与人互动中连结至地方的深厚情谊。校友黄淑君(黄日香故事馆负责人)认为,大溪国小在许多大溪人的心中,或许会渐渐成为一种地标般的存在, 无论离家多远、多久,回到故乡仍能找到一个不变的地方。一如黄淑君自己,不仅与祖父祖母、父亲、儿女都是校友, 最小的女儿黄蓓文也在今年夏天回到母校服务,成为大溪国小传承教育的一员。

许许多多大溪国小毕业的孩子,至今仍与同学、老师们保持密切联繫,或以教师、校园志工、赞助人的形式,持续成为这个学校的一分子,甚至此后的几年中,送自己的孩子与孙子到母校去上学。而这或许正是以大溪国小 120 年校史岁月为圆心,牵连起地方紧密人际网络的大溪,才能拥有的独特风景。

 大溪传奇》他的百年豪宅 正是老街百年风华

大溪传奇全文取自:桃园市政府文化局大溪木艺博物馆《一本大溪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