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创意剪出春天‧苏稙涵穿唐装卖自身文化

写出创意剪出春天‧苏稙涵穿唐装卖自身文化闲来无事时,应该如何打发时间?若能在闲暇时间,学习一门技艺,甚至将之发展成兴趣与副业,岂非相得益彰。苏稙涵,一名剪纸手作人,因为在大学时期想丰富自己的生活,而开始学习剪纸,渐渐的,他把剪纸变成一门手艺和副业,一来可为他纾压,二来可为他赚取收入维生。他写得一手好书法,也不忘把书法融入剪纸作品,以丰富作品的内涵,结果,他最终因书法受到顾客赏识,而将之发展成独立的作品。为宣扬中华文化之美,他更在摆卖剪纸及书法作品时,身穿着汉服,以便引导华裔认识及珍视自身的文化。从沙巴纳闽至马来半岛吉隆坡修读大学,只身离家在外的苏稙涵充份利用课余时间学习一技之长――剪纸,并将之发展成副业。“初到吉隆坡读书时,觉得日子无聊,而且身边好友多才多艺,反观自己一无是处,于是想学习一门才艺。由于学习乐器、摄影等都需要高昂费用,而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我,不想造成家里的负担,所以就选择学习剪纸,一剪就剪到现在。”苏稙涵说,他自幼便与剪纸结缘,母亲是一名剪纸人,专剪婚丧喜庆所需的纸类,后来才转当裁缝。虽然当时他尚年幼,对于剪纸的记忆不深,但却也因此种下苗子。后来舅舅前来吉隆坡探望他,并带来一些剪纸作品,进一步的促使他学习剪纸手艺。“剪纸于我而言,是一种娱乐活动。而我的生活较为无趣,平常放学后也只是窝在家里,鲜少出门,而剪纸却丰富了我的生活。如今,剪纸也渐渐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工作结束百无聊赖时,我就会手持剪刀,摺摺剪剪,也藉此纾解生活压力。”母亲是剪纸高手剪纸这门休闲活动,所需材料不多,只需一把剪刀、一张纸,就可剪出自己的心头好,也足以消磨闲暇时间。他披露,虽然母亲是剪纸高手,但母亲从未教他剪纸手艺,而他本身是通过网络寻找学习的门道,从而学得剪纸的技术。刚开始学剪纸时,最好是先学习传统技法,如尝试剪出一些传统图案。他认为,传统剪纸法是一切剪纸技巧的基础,只有先巩固基础,才能更易学得艰涩的剪纸技巧和更複杂图案的裁剪技术。“起初,我是从剪传统图形入手,但不安份的我,却一直想剪自创的图形。渐渐的,我开始跳脱出传统框框,剪出自己想要剪的图案。就这样,我`剪’出了`阿涵剪纸’这个品牌,算是对自身努力的见证。”然而,刚开始经营品牌难免遇到挫折,最困难的或许就是来自于如何满足顾客的想法。他说,他的工作重点在于把顾客的想法具体化,并剪出让顾客满意的作品,但这并非简单的工作。“每当创作期间遇到难题或瓶颈时,我都会先放空。只要脑袋放空后,灵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剪皮影戏的图案,因我之前从未接触过皮影戏,以前也只是在网上看过,对皮影戏的认识不深。为此,我还做了大量的研究,了解皮影戏的动作、神态等,最终总算不负重託,完成了作品。”自创新颖书法除了剪纸,苏稙涵的另一项兴趣为写书法。他自幼便学写书法,但他之前从未想过把书法变成副业。直到有顾客希望他在剪纸作品上题字,他才发现,书法也可作为维生的一技之长。不过,他并不想书写传统的书法模式,所以他便自创新的书法模式。过后,有一名俄罗斯游客因为非常欣赏他的新式书法,而要求他写一篇书法卖给她。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发现书法也可独立成为一幅作品,无需一直依附在剪纸作品里。他笑说,其书法创作多是在洗澡或观赏电视剧时萌生的灵感,并且结合时兴的语言写成。“我比较喜欢顽皮的形式,让文字可以在纸上翩翩起舞。而写在纸上的文字,更多是为了提醒自己。我的书法作品中,虽有许多文字是重複的,但若仔细去看,会发现其中的不同。而且我的书法作品里也包含了许多现在流行的词语、或电视剧里的口头禅等,希望可以让人看后发出会心一笑,纾解压力。”剪刀刻刀并用苏稙涵剪纸时的常用工具为剪刀和刻刀,不过,华人传统剪纸则多以剪刀为工具,较少使用刻刀。他披露,刻刀法主要是在日本盛行,而他则是剪刀与刻刀并用。“剪刀和刻刀的功用不同。就如剪刀,在某些程度上来说,比刻刀来得方便。因为只需拿起剪刀和纸,就可随时随地的剪裁。但其缺点是无法剪出如刻刀所剪出的效果般细腻。而刻刀的刻剪法则因需要以木块或其他硬体垫底,所以较为麻烦。不过,我现在的作品多以刻刀完成。”3年前,他第一次摆摊卖自创作品。当时,他就开始以“阿涵剪纸”的名义摆摊。他回忆说,第一次摆摊时,就有顾客批评他的作品。“那名顾客认为剪纸只是简单的技艺,无需高价出售。但也有顾客慷慨解囊,一口气买了好几幅我的剪纸作品,这为我添加不少信心。”每次剪纸,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但他却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并藉由剪纸让心情沉澱,以便可以冷静思考其他问题。蝴蝶象徵重生在苏稙涵的剪纸作品中,有很大一部份是蝴蝶。他笑说,蝴蝶代表重生的意思,因为当牠破蛹而出,并蜕变成新的生命形态时,那就是一种重生的过程。“首次接触蝴蝶是因为课业需求,当时,老师要求我们为一个时装秀设计广告,而我马上想到以蝴蝶为设计主题。蝴蝶是由毛虫蜕变而成的,虽然毛虫是许多人所厌恶的虫类,但蝴蝶却是许多人所喜欢的飞虫。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我觉得毛虫破蛹而出,从丑陋虫类变美丽蝴蝶的过程就像是重生一般。“虽然我当时自觉这个概念并不突出,但老师最终却选择我的建议和作品,让我惊喜不已。再者,毛虫再蜕变成蝶之前,也不知道自己会长成甚幺模样,所以,牠的蜕变过程也充满着未知感。“蝴蝶是一种奇妙的生命体,破蛹而出后的蝴蝶,生命是短暂的,但牠们却尽情飞舞,尽力而活,象徵充沛的生命力。”除了蝴蝶剪纸,苏稙涵也推出“复仇系列”。复仇系列是以猪作为剪纸的主题。他笑称,他之所以创作这个剪纸主题,主要是为了向父亲“复仇”。“小时候,我好吃懒做,且行为较为笨拙,所以常被父亲喻为一头猪,因为我对这个比喻耿耿于怀,所以最终将我对这比喻的不满情绪融合在剪纸中,以作为对父亲的`复仇’。”珍视中华文化苏稙涵常穿着一身唐装,站在档口前向顾客介绍其个人作品,有些人因此以为他是习武之人,有些人则误以为他是中餐厨师。他感叹说,友族同胞都以自身传统服饰为荣,但一般华裔却对他身穿唐装的行为感到诧异。“我穿唐装,并非为了譁众取宠,我其实只是想表达对自身族群文化的认同感。我认为,华裔应主动了解自己的文化内涵,若连自身文化都不了解,又如何寻求他人的认同?”他说,这并非种族主义,亦非民族思想。他想表达的仅仅是提醒华裔勿忘自身文化的重要性,并希望华裔能再次挖掘渐被淹没的文化特质。从前的寻常习惯,现在反而成了泛黄的古文物,甚至成了只有服务生或武术功夫手的衣物。“台湾导演侯孝贤有一句名言:`当文化到深层的时候,其实全世界都差不多’。马来西亚是一个文化多元的国家,当我们拥抱了自身的文化后,也别忘了包容其他的文化,因为文化的精神在于包容而非排斥。”/副刊‧报道:丁俊勇‧2015.12.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