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小夫妻离婚后的三十天生活 看到最后竟然哭了..

一对小夫妻离婚后的三十天生活 看到最后竟然哭了..

一对80后小夫妻离婚后的三十天生活 看到最后竟然哭了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离婚对我们来说,是最明智的选择,反正也没小孩的拖累。我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后的第三天,我们就去街道把这事给办了。   

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谈了三年恋爱,在一起又过了三年。

只是有一个问题,离婚之后,在她还没找到新住所之前,我们还得住一起。

自己想想都觉得搞笑,谈恋爱的时候,我们特纯洁,虽然彼此之间不止于牵手拥抱,但是同住这样的事情,压根没敢尝试过。没想到现在离婚了,倒赶了趟新潮。

一室一厅的房子,两个不再是夫妻的男女住在一起,特别别扭。

第一个晚上,我拿了一套卧具铺在沙发上。

第一夜,睡得真舒坦!没有人在耳边唠叨的夜晚,真美!只是,如果我们家的沙发是布沙发就好了,这个木头沙发让我在清晨醒来的时候,脖子有点酸。

到了洗手间的门口,听见里面有哗啦啦的水声。这个臭女人,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养成的坏习惯,晚上睡觉前洗澡,早上起床后还要洗澡。算了算了,反正也已经习惯了。我顺手拉门就进去。

我刚掀起马桶準备方便,没想到她竟然「哇」地一声狂叫了起来。

大清早的,也不至于见鬼了啊,叫什麽叫?吓得我尿都憋了回去。

「你没见我在洗澡吗?你是不是男人啊?有男人在女人洗澡的时候进来解手的吗?」她掀开浴帘,一只手用浴巾裹着身体,一只手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训斥。 

「你叫什麽叫啊?咱们之间不是还隔着浴帘吗?我能看到你什麽啊?又不是第一次你洗澡的时候我进来解手,至于这麽夸张吗?再说了,就你那身体,我都看了三年了,闭上眼睛都知道是什麽样子了,值得我偷窥吗?」 

「你……」她气得说不出话来。裹着浴巾就跑出浴室,就听到卧室的门「砰」的一声。

泼妇!就你这臭脾气,看以后还有谁敢要你!

解完手,我去卧室,我今天上班要穿的衣服还挂在橱子裏呢。这死女人,竟然将卧室的门给锁上了。我敲了半天门,里面总算回了一句,我在穿衣服!

算了,反正离婚了,让让她吧。

半小时后她才出来,倒是衣着光鲜唇红肤白。可惜,她临出门时狠狠瞪了我一眼,破坏了她的形象。因为这半小时,我上班第一次迟到。

下班后,我在大街上胡乱溜达着消磨时间,虽然无聊,但是总比看她那张脸要好。就这样呆到九点,我在街角吃了碗面,回家。

我进家门,她老人家竟然在客厅裏坐着。看见我进来,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我迟疑地在她面前坐下,天!她竟然给我沏了一杯茶。

她葫芦裏卖什麽药?我想到了一个词:笑裏藏刀。 

「今天呢,我仔细想了一下,咱们现在不是夫妻了,虽然我现在是借你的房子住一个月,但是我想,为了避免这一个月出现不必要的尴尬和误会,我们还是约法三章比较好。」说着,她温柔地拿起一张纸在我面前晃了晃。「你看看,要是没什麽意见,那麽就签一个字,咱们一人一份。」

我拿起纸看了看。 

第一条:在一方使用洗手间的时候,另一方不得以任何借口进入;

第二条,一方不得以任何借口接触对方的身体;

……

我数了数,大小竟然有二十六条之多。 

「没意见,那麽就请签字。」她竟然连钢笔都準备好了。 

我本来想沖她发火的,但是想想也没必要。反正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我冷眼看了看她,拿起钢笔就挥下我的大名。

「对了,作为你签字的回报,在我们共同生活的期间,我还继续给你做饭吃。」

有了这个条约,这日子可就真拘束。刚开始那几天,感觉做什麽都被束缚着。并且,我还继续在外面晃悠着找地方吃饭。哼,以为做饭给我吃,我就会感恩?美去吧你!我一个月不吃你的饭,看我会不会饿死!唉,话是这麽说,只是每次晃悠着的时候,闻到别人家的饭菜香,心里也还是十分羡慕。 

一个星期相安无事。

一天我进门的时候,她刚好準备出去。

「出去?」我装着随口问了声,其实我不喜欢她这麽晚出去还喷了香水。「是啊,阿铃说今晚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你看看我今天刚买的衣服,还不错吧?」她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

「是啊,是不错,钓傻帽最适合了。」傻子都听出我说的不是好话。

「你!」她的脸上又开始浮现厌恶我的表情了。只是,转而她又假惺惺地浅笑盈盈。 

「是啊,反正我现在是单身了,就算是钓傻帽,我也有这个权利啊,总会有珍惜我的人出现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幸福了。」她眉毛吊着看我,向我示威啊? 

「那我祝你今晚吊到一个大傻子!要是人家送你一个别墅,也借咱住两天。」

「哟,说话怎麽这麽酸啊?你不会是看我出去吃醋吧?」她哈哈笑了起来。

「走吧走吧,别站那碍我的眼!」我随手就给她拉开了门。她斜着眼睛瞧着我,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还对我「哼」了一下。我「砰」地关上了门。

没有碍眼的人在了,我开始看球赛。只是心里怎麽这麽烦?难道我真吃醋了吗?哈哈,我开始笑我自己,怎麽这麽胡想?可是我主动提出离婚的啊!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她就回来了。而且,在我面前走过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脸色很差。她直接回卧室睡觉了,竟然连澡都没出来洗。 

她心情不好地回来,我竟然心情好了。嘿嘿,活该你出去,我也乐颠颠地睡下来。

半夜,我被她的一声尖叫吓醒。刚想起来看看什麽情况,就见她穿着睡衣沖了出来,跳到沙发上搂着我的脖子直发抖。「怎麽了?」我拍拍她的背问。「蟑螂……」她一说这两个字我就明白了。这个女人虽然对我很兇悍,但是天生害怕小动物,什麽蟑螂、老鼠、猫、狗等等,每出现一次她都尖叫半天,害我一直想弄一个小狗回来养养都不成。

「乖,别怕。」我像往常一样安慰她,进房间给她消灭去。房间裏四下找了半天,没发现蟑螂的影子,只得回来。

我一坐上沙发,她又将我的脖子搂住。「打死了吗?」她脸上被吓出眼泪,不过在夜晚黯淡的光线下,却有梨花带雨一枝春的感觉。「好了,被我打死了。别怕,你回去睡觉吧,明天大家都上班呢。」我骗了她。因为我知道我不说打死而说没找到的话,肯定会被她逼着再找下去。那麽我的觉也算是不要指望睡了。「我害怕,我不回去睡。」

「你忘记我们离婚了。而且,你也破坏了我们的约法三章中的第二条。你首先接触我的身体了。」我语气冷淡,哼,叫你晚上出去钓傻子,看到蟑螂才想起我。她听到我这话,呆了一下,咬着嘴唇说了声「对不起」后,跑回了房间。又是「砰」地一声关门声。

我呆坐半晌,突然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我睡在沙发上,但是一点困意都没有。隐约中,房间裏传来她哭泣的声音。进去还是不进去?我有点犹豫,我又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是男人就进去!

我打开房间的门,看到她伏在被子裏哭。我坐到床边,拉开被子,轻声地问她怎麽了?说实话,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心里真是好心疼。

「你进来做什麽?我们不是离婚了吗?我不希罕你来关心我!给我出去,出去!」她沖我歇斯底裏地叫,拿起枕头砸我。「对不起,刚才是我说错话了,原谅我好吗?」我不管她到底是因为什麽,我还是坚持将她抱在怀裏,轻轻吻她脸上的泪。她不再对我咆哮了,用力抱着我的脖子,开始没完没了地哭。

终于,她一边哭一边说今晚因为什麽而不开心了。原来,她那个破姐妹阿铃给她介绍的人竟然是一个台湾老头子,坐下来没多久就开始动手动脚。阿铃竟然还劝她,反正你是离过婚的人了,将就着跟了这个老头子算了。「我离婚了,是不是就比别人矮一截?我们为什麽要离婚?」她一边哭着问我,一边掐着我的脖子。

我没有办法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虽然脖子被她掐得好痛,但是掐就掐吧,反正又掐不死我,以后不住一起了,想被她掐都没机会了。

终于我们都累了,彼此沈沈睡去。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我还抱着她,她还搂着我的脖子。

我不敢动,怕自己惊了她的梦,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两个人在一起时间越久,清晨醒来就越没有感觉。想想从前的日子,我们几乎都是在匆忙中醒来,一边彼此抱怨着对方,一边收拾东西赶着上班。我们之间,为什麽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因为什麽?

她也醒了。

醒来后,她忽然意识到什麽,松开了抱我脖子的手,脸上有一抹羞涩,「早!」

我也慌忙松开抱她的手,赶忙下床。

「昨夜……」 

「昨夜没什麽,快起来洗漱吧,要不上班快迟到了。」

有了这一晚之后,我感觉我们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下班的时候,我在路边看到有卖海棠糕的,想起这是她家乡的特产,随手就买了点。只是买完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现在就回家,还是像从前一样晃悠着消磨时间。

「先生啊,这个东西新鲜的时候最好吃,时间长了,就不好吃了。」找钱时,小贩特地关照我。

我硬着头皮回到了家,她在做饭。 

「嗯……嗯,我给你买了海棠糕。下班时候,刚好看到的。」我对着在厨房裏忙碌的她支支吾吾地解释着。

她很开心地走了出来,拿起一块就吃了起来。「去洗手吧,饭菜都好了。」

面对桌子上的饭菜,我心里酸酸的。 

数数日子,我在外面混饭吃已经有二十多天了。她做的菜,真香。 

「吃吧。」

我拿起了碗筷。

…… 

「慢慢吃,别噎着。来,喝碗汤。」她给我盛了一碗汤。

「这个菜挺新鲜的,吃一块。」她给我夹了一筷子。

「你最近瘦得很厉害,以后别在外面吃了,又贵又没营养,还是回家来吃吧。」

…… 

吃完了饭,我抢着收拾。 

「算了,结婚这麽久了,也没见你收拾过,还是我来吧。」 

「我……」 

「没事,我也收拾习惯了。你去看电视吧,我一会就收拾好了。」

我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又给她沏了一杯。

她洗刷完毕,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赶紧将沏好的水端了过去。「你想看什麽节目?」我拿着遥控器问她。 

「你今天怎麽这麽客气啊?客气得我都不习惯了。」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摸摸我的头。「我以前,很坏吗?」

「坏?没人说你坏啊,只是你比较懒罢了。现在咱们都离婚了,你却忘了自己的衣服要自己洗。你也不想想,每天的干凈衣服,是谁给你洗的?以后,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离婚……是的,我们离婚了。」我默然不再言语。

她也陷入沈默。

那晚,我们坐在一起看了三个小时的电视,没有说话,没有换台,只是我不记得自己看了什麽。

三十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这天,她吃完饭告诉我,她已经找好房子,等星期天就可以搬家了。我的心立即变得很空很空。

星期六很快就来了,我坐在沙发上看她来来去去地收拾东西。

屋内显得很乱,但感觉空气是静止的。我们都没有说话。她会留下什麽?我心里突然很想知道。但是,我没问。

「你慢慢收拾,我出去走走。」没等她回答,我就走出了门。

屋外的天空很蓝,多像三年前放风筝的那天啊。屋外的阳光很轻,三年前是否同样温暖过我们呢?屋外的情侣很多,我们也这样甜蜜地走过三年…… 

「妈妈,叔叔在哭。」身边的一个小孩子叫了起来。

我擦了擦眼睛,勉强一个笑容出来,「叔叔是被沙子迷进眼了。」

我对自己笑了笑,找了一个方向随便走了下去。

一直到傍晚,我还在外面閑逛。

手机响了,是她的简讯:「饭菜已做好,我们最后吃一次饭吧。」

我马上跑回家裏。

房间裏没有开灯。她在餐桌上点了蜡烛,菜很丰盛,还有一瓶红酒。

她穿的是结婚时我给她买的一条黑色蕾丝裙子。

「我们结婚三年了,都没在一起喝过酒。过了今晚我就走了,我们喝一次好吗?」她一边给我倒酒一边说。「干。」我举起了杯子。

我们没有再多说什麽,还能说什麽呢?再多的话都改变不了明天的结局。算了,不要去想了,喝酒吃菜。最好是喝醉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她离开,不是我一直期望的吗?我不是一直讨厌这个啰嗦的臭女人吗?我应该高兴啊!以后看球赛不管多晚都不会有人在我身边训斥我,叫我去睡觉了,多爽啊!我不洗脚就上床也没有人嫌我脏了,多美啊!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啊!只是,为什麽这酒喝在嘴里是苦涩的?


「你的衣服我都整理好放在橱子裏了,内衣和袜子在床下面抽屉裏,你的胃不好,以后要是一定要熬夜,记得给自己搞点东西吃。冰箱裏我买了一些食品,你自己要慢慢学会做饭,不要总在外面吃。吃饭也要注意营养,别总是凑合。咱们的存摺我放在床头柜裏了,上面还有三万多块钱。咱们家每个月的电话费、煤气、水电费都在街角的银行交,就是这个卡,你收好,别到时候找不到。这个月给你父母汇的钱我也已经汇出去了,以后你要记得按时给他们汇钱,没事多打电话回家,爸妈都挺惦记你的。我今天给他们打了电话了,爸爸最近腿上的风湿有点厉害,上次我们给他买的药恐怕快吃完了,这个是药名和地址,你明天记得买一些寄回去。我没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以后有机会想好了再和他们说。不管你爸爸说你什麽,记得不要让他生气。这是我给爸妈买的毛衣,你明天一起寄回去。」


她在一样一样地交待着,我希望我自己每件都能记得,但是又希望我什麽都不要记得。我突然感觉自己很白癡。我在这个家裏生活了三年,但是现在我却感到非常陌生。我开始害怕,我不知道我一个人是否有能力生活下去。 


「这是咱们结婚的时候,妈给我的戒指。这个是你们传家的东西,我不带走了,请向妈妈说句对不起。」一枚碧绿色的翡翠戒指放在我的面前,它的光好强,让我的眼睛开始刺痛。「我带走的东西是按照我们离婚时候协商好的。」


她站了起来,四下看了看,笑了笑说,「你有什麽不明白的要问吗?」

我还有什麽不明白的要问呢?我什麽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最想她留下来的时候,她却要走了。她一直说我不像个男人,我一直觉得这是她对我的侮辱。我现在终于明白,我的确不是一个男人,我像一个孩子一样肆意挥霍着她给我的幸福和安定。

「要是你没有事情要问的话,我们休息吧。今晚你睡房间我睡沙发。明天一早搬家公司的人就来搬家了,我在这多住了一个月,够麻烦你了,明早你在房间裏睡,可以少打搅点。」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麽做,只是木然地对她点了点头,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看了一夜的天花板。

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

我听到敲门声,我听到搬东西声,我听到她叫工人「轻点」。只是,我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敲了敲门,我没动。 

「我走了,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她没有进来,隔着门声音低低地说。

我听到了关门声。

我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 

为什麽我们要离婚?为什麽我们要离婚?

「有空记得回来玩啊!」我听到邻居的声音。

你还是不是男人?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对我吼。

你是男人,你现在去追她回来,还来得及!

我翻身下床,跑到窗边对着下面喊道:「等一下,先别走!」

我沖下了楼,我要做一个男人!

她站在车边,微笑地看着我,半晌轻轻地说:「谢谢你下来送我。」她的眼角有泪。

「你走了,我怎麽办?」我抓住她的胳膊问她。

「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现在不要你走,我不能没有你。」我对着自己吼,对着她苦苦哀求。

「离婚是你提的。」

「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求你了!」 

「你是男人,怎麽可以在这麽多人面前哭?」她用手给我擦眼泪,她的手指好冷。 

「只要你回来,我不要做男人!」 

「我们在一起前后六年了,结婚后你就没再关心过我,没问过我要什麽,没问过我想什麽。我对你说话,你觉得唠叨;我要你安心家庭,你说我生活没有情趣。你知道吗?我和你生活三年,我也很累。我是爱你,但是你知道吗,这份爱我维持得好辛苦!」 

「对不起,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我错过了很多,我不想再继续错下去。你是爱我的,爱我就不要走,好不好?」我心里好痛,为什麽到最后我才说出这样的话?

「我们离婚了。你要我回来,除非你现在再次向我求婚。」她的脸上有一种奇异的神情。

「好,我求婚。我求你再次嫁给我!」我单腿跪下,向她第二次求婚。

「求婚要有玫瑰,要有戒指,你有吗?」

玫瑰!戒指!天啊,我现在到哪裏找?



「我们家二丫头昨晚刚收到一束玫瑰,傻小子你快去拿。」邻居大爷沖我直叫。我又想起那个家传的翡翠戒指!

我沖上了楼,闯进邻居家,拿了那束玫瑰就出来。我回到自己的家,可是我却怎麽也找不到那枚翡翠戒指!

为什麽?为什麽上天要如此刁难我?戒指,你到底在哪裏?

我在慌忙地四处翻找,她上了楼。在她的身后,跟着一大帮看热闹的邻居。

我一把抓住了她,将玫瑰塞进她的怀裏,「我找不到戒指,求你先答应我好不好?」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从包裏拿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慢慢打开,一枚闪烁温润光亮的翡翠戒指端立在那裏。

「对不起,我好像多拿走一样东西。」她扑到我的怀抱裏笑了起来。


得不到的总是最美好的
可是,
亲爱的,
如果得到,拥有会知足吗?
做好手中事  
珍惜眼前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