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7个月大的小卢卡斯,笑容灿烂,两眼明亮,跟妈妈道别后,由平常照顾的保母接手,那是2013年六月份的加州艳阳夏日。

他母亲克拉克Heather Clark没有想到,这会是最后一次看到宝贝的笑容。

几个小时候,加州警方接到保母报案:「我看顾的婴儿突然不会呼吸了!」

当救护车到场时,发现全身伤痕累累的小卢卡斯奄奄一息。经过紧急抢救、插管、送加护病房,三天后传来不幸的消息:宣布脑死。

兇手是23岁的保母男友,有暴力倾向,因为小卢卡斯哭闹不休而动手。

网路上找的到克拉克妈妈,抱着小卢卡斯唱歌哄睡的影片,儘管影片中小卢卡斯满头包扎纱布、还带着固定颈圈。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那画面很平静,很悲伤,很心碎。

再过几天,小卢卡斯死了。

这不只是一个儿童受虐的悲愤故事。

这是一个「爱」的故事。

同样的时空里,小小的身躯遭受了巨大的折磨,这是女娃娃乔登Jordan Drake。

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反覆插管住院,又因为脑中风而开脑,医院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一直到一岁多。

乔登的心脏快撑不住了,焦急的医生跟父母只好赌上最后一把,把乔登的资料登记等候器官捐赠。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这幺小的心脏能够从那里来呢?
渺茫的希望,就快要熄灭的生命之光。

就在这时候,克拉克妈妈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把小卢卡斯的器官捐赠出去。

克拉克:「我知道他死后,他的器官再也没有任何用了,所以我决定让它们救别人的命。但当我签下同意书时,表示确定小宝贝百分之百回不来了,那时刻真的很艰难。」

但是「如果我不能救我的孩子,为何不帮助其他父母救他们的孩子呢?」

出乎意料之快的就有了登记回覆,乔登的父母喜出望外!但他们念头一转,这也表示有同样悲伤的父母失去了孩子⋯⋯那是多幺揪心的一件事阿…

照着流程、完成了手术、三年时间过去了。

克拉克在脸书成立了想念她儿子的粉丝团。

誓言要帮小卢卡斯讨回公道。

她愤怒、哭泣、张贴出小卢卡斯最后最痛苦的那段时间,脸部肿胀、插管、眼神紧闭、头上还有伤口包扎(开颅的脑水引流管)的照片,怵目惊心。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她崩溃怒问兇手:「为什幺你当时不就走开就好了?为什幺?为什幺?」

再多的疑问,也没办法唤回她最想要的那个答案。

三年时间过去了。

粉丝团的照片慢慢转变了,变成回忆着一张张她跟宝贝开心的合照。许多小天使的照片、许多温柔打气的文字。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克拉克的悲伤依旧可以看的到,也感觉到时间慢慢把伤口佐以温柔癒合。

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但是,她还有个遗憾:当初那些受赠的宝宝们,现在如何呢?

儘管捐赠与受赠者之间,医院是会不主动帮对方联繫的,但没想到就在圣诞节前,神奇的事情发生:克拉克收到一封乔登妈妈寄来的信。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乔登接受完换心手术之后,非常成功。健康长大,如今已经四岁多。而乔登的父母非常感谢,也想要寻找当初的救命恩人家人。

照片中的乔登,站的直挺挺,笑容灿烂。

于是就在医院的安排下,克拉克跟乔登一家见到了面。

乔登妈妈跟克拉克紧紧拥抱,然后将听诊器拿给克拉克。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那是小卢卡斯」,泣不成声。

乔登蹦蹦跳跳,把一只玩偶送给克拉克,裏头的录音装置录了「小卢卡斯的心跳声」。

一个小男孩之死──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克拉克更是哭到双肩抽动。

乔登妈妈说:「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也是一家人」。

克拉克的小宝贝,不只捐赠了心脏,同时间他还捐出肝脏跟肾脏,造福了其他两个小小孩。

那个殴打他致死的人渣,目前还关在监牢里等候判决。

还记得轰动一时的虐童致死案「王昊」吗?王昊的姑姑、儿童权益促进会理事长王薇君,也走过这样一段痛失挚爱的悲痛之旅。

那是多幺巨大的伤痕,所面对付之阙如颟顸冷漠的体制,又造成了更惨的二次伤害。

姑姑起身,决定要撼动这一切。

她组成了「儿童权益促进会」,捍卫儿童安全不遗余力,更多的是,她用陪伴跟同理去协助悲痛当时的父母,去观看遗体、去接受侦讯,去希望能早一步预防下一个悲剧发生。

悲痛的解药,除了爱,别无其他。

冬夜,拥着床上我的宝贝们入睡,暖烘烘,嫩呼呼。

打完这篇,我还要拥着她们贴近胸口,听她们的心跳声。

小卢卡斯此刻一定正在跟小天使们玩耍,捧着白绵绵的云朵入睡,梦里,有最爱最温柔的妈妈抱抱、亲亲、撒娇。

愿望每一个小天使,都幸福,平安,在满满的爱包围下长大。

如果看完有一些感动的话

你可以⋯⋯

在克拉克的粉丝团裏按下讚或留言支持她

或者⋯⋯

在姑姑所创的「儿权会」裏按下讚或留言甚至捐款。

请追蹤作者部落格: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泪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