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士博专栏》毋通袂记她她们的故事

《蓝士博专栏》毋通袂记她她们的故事

「台湾监狱岛」—— 是诗人柯旗化对战后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的比喻,事实上,历经了 228 事件与后来清乡、绥靖、白色恐怖,台湾人有耳无嘴、有口无舌,失去了思想、言论与行动的自由,笼罩在由暴力与秘密交织建构的「超稳定结构」当中。

沈浸于谎言与神话当中,需要的是觉悟与觉醒。战后在各种因素下在海外留学/流亡的蕃薯子,意识到台湾岛内国民政府叙事与国际情势的悖反,慢慢拾回台湾人的身份与认同,终至付诸行动,孤注一掷。而发生于 1970 年的 424 刺蒋行动,可以说是海外台湾人社群在脱离监狱岛、成为有机知识份子后组织、行动,从软性的文化干扰终至发展至此的必然结果。

脱离产生抵抗,抵抗必须拼命。在那个年代想要挺身扰动,不只要拼命,更要赌上身家。一直以来,大历史叙事中忽略女性角色的缺失无庸置疑,然而在424刺蒋的行动当中,黄晴美女士绝非附属,而是积极地参与、协助,甚至在后续的救援行动中尽她作为台湾人的一份责任。

我常常在想,面对两位最亲密的家人——兄长与丈夫的抉择,她其实是最可以自私但没有的人,也是最可以任性拒绝却义无反顾投身其中的人。然而在那个乍闻刺蒋想法的时刻、在皮包里装枪前往广场饭店的当下、在往返于美国、瑞典、伦敦等地的探监过程中,或许她早有準备,也许只能默默承担,甚至产生迟疑——毕竟,这作为牺牲的行动,与行动后的伤害与代价,终究由她与她的家人来承担。

郑自才先生在甫出版的回忆录中提到:

行动确实需要勇气,需要实践,但它更需要被记录、流传,成为民族世代传颂的集体记忆。 岛屿从甦醒到重生的过程中,女性从来就不是配角,更不应该成为被忽略的谱系。不管是日本时代的蔡瑞月、叶陶、谢雪红,或者是战后投身民主政治与人权运动的许世贤、谢秀美、田孟淑、艾琳达、三宅清子等人。她们的付出与贡献我们了解太少,认识太迟,只能从有限的材料中尝试诠释,寻找启示,补齐自我与岛屿差一点失去的记忆拼图。然后交代自己,永永远远,毋通袂记。

她与她们的故事。

全文选录自[天涯‧人间‧晴美:黄晴美纪念文集]前卫出版

《蓝士博专栏》毋通袂记她她们的故事 天涯‧人间‧晴美:黄晴美纪念文集
    作者:廖宜恩, 陈丰惠出版社:前卫出版日期:2018/03/25读册生活购书

     

    SaveSave

相关推荐